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双星记】(36-38)作者:a321283
【双星记】(36-38)作者:a321283
字数:12335


               第三十六章

   静明一行三人一虎,按着清幽所给地址行了大半月终于到了地方。可是眼前 宁静的小山村让三人完全不敢相信此处就是剑阁!

   「师叔,我们没走错吧?」

   静明也是第一次来此,低头细声道:「掌门给的地址就是这附近啊,川地北 部,与秦、陇交界之地!」

   水玉寒不耐烦地说道:「哎呀,别想了,找个人问问不就行了?」

   水玉寒抓着两边搭在肩上的马尾辫,显得十分俏皮可爱,说完便蹦蹦跳跳地 跑到一间房屋门口,敲了几下半开着的木门。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打开大门,见立在门外的水玉寒,问道:「小姑娘,有 什么事吗?」

   「老爷爷,请问您知道剑阁在哪里吗?」

   老人闻言一愣,又大笑道:「你要找剑阁?这里就是啊,呵呵呵呵!」
   「这里?」

   水玉寒没听明白老人的意思。

   「这个村就叫剑阁村啊,却不知道是不是姑娘你要找的!」

   静明和沐琳走到水玉寒身后,听到老人的话,问道:「老人家,那这里有没 有一个姓穆的,年龄跟您差不多!」

   「姓穆?有啊,就在村那头!」

   三人闻言,马上催促道:「老人家,那您能带我们去一下吗?」

   「好啊,我也很久没去找穆老头唠嗑了!」

   三人跟着老人往山村另一头走去,沐琳忍不住问:「老爷爷,那穆爷爷是个 怎么样的人啊?」

   「他啊,以前,可是个火爆脾气,可自从二十多年前儿子出走以后,他就变 得沉默寡语了,还把他们家阁楼给拆了!他老伴去得早,现在就一个人住个小院 子,种种菜,养养花!」

   「村里几个老不死的偶尔也会去他那聊聊天,陪他解闷!」

   沐琳一听,已经认定老人口中的穆老头便是自己的爷爷「剑圣」,却没想到 他如今竟是这般凄惨,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

   沐琳越想越悲,眼含泪珠,抱着静明哭道:「师叔!」

   静明慈爱地将她楼如怀中,知她心中所想,安慰道:「别伤心了,不是还有 你吗?」

   水玉寒见此,完全摸不着头脑,歪着脑袋,疑问道:「琳姐姐,你怎么哭了, 那穆老头跟你什么关系啊?」

   静明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水玉寒吐了吐舌头,便不追问。

   行了一会,只见前方山脚下有一竹竿搭建的篱笆围成的院子,里面有间小木 屋,周围种满了绿色的蔬菜和五颜六色花朵。

   老人来到篱笆外,对着里面喊道:「老穆,有人找你!」

   「吱!」

   木屋大门打开,只见一名体态修长,精神矍铄的老者站于门内。

   「老穆,我先走了啊,改天再和你唠唠!」

   穆老对着老人拱了拱手,走到院内,对静明三人道:「三位请进来吧,找老 朽不知有何要事!」

   三人此时才看清他的容貌,只见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 两弯眉浑如刷漆,锐气尽收,却犹如一把未出鞘的宝剑!

   「晚辈武当静明,见过剑圣前辈!」

   剑圣淡淡一笑,道:「老夫弃剑已久,世上已无剑圣!」

   静明心知他必是遭逢变故,性情大变,故意说道:「晚辈要恭喜前辈了!」
   剑圣有些吃惊,问道:「喜从何来?」

   「其一,恭喜前辈得悟剑道,达到人剑合一之境!前辈虽已弃剑,可如今您 本身却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锐气内敛只因尚未出鞘!」

   剑圣抚须大笑,道:「好眼力,你是清幽的第几个徒弟?」

   「晚辈排行末尾,乃家师第四个徒弟!」

   「好!还有何喜?」

   「琳儿!」

   沐琳闻言,颤抖着将身后用布包裹着的宝剑取下,双手平举,递上前去, 「前,前辈请看!」

   剑圣不明所以,取过来将布拆开,一见布中宝剑,整个人便直直愣住了!
   「这,这七星剑,你从何得来?」

   剑圣摸着剑鞘上的几颗宝石,急切地向沐琳询问道。

   沐琳激动得跪倒了递上,满目泪水,哭道:「这剑是我爹的遗物!」

   「哐当!」

   剑圣当场僵住了,手中宝剑也落到了地上,目光无神如痴呆一般,喃喃道: 「你爹的遗物?你爹的遗物?」

   见沐琳仍跪在地上,剑圣急忙调整心绪,弯腰将她扶起,就见她从腰间取出 一枚玉佩,道:「这是爹爹随身携带的!」

   剑圣一见她手中玉佩,顿时便明白了,热泪盈眶地一把将她搂住,哭喊道: 「孩子,苦了你了!」

   沐琳闻言,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抱着剑圣痛苦起来,「爷爷,!」

   剑圣抹了把泪水,强自镇定道:「乖孩子,别哭了,来,跟爷爷进屋!你们 也进来!」

   「多谢前辈!」

   屋内极为简陋,却打扫得十分整齐干净。

   剑圣招呼她们坐下,让沐琳坐于身旁,柔声问道:「孩子,你叫什么?」
   「爷爷,我叫沐琳,三点水的沐!」

   剑圣神情寞落,重重叹息道:「他还是不肯原谅我,连姓都改了!」

   「爷爷,您和爹爹到底发生什么事?」

   老人深吸一口气,闭眼沉思片刻,缓缓道:「这事都怨我!当年千刃峰大战 后,我便回到了这里,那时,你爹也和你现在差不多大,想到江湖中行走一番, 我便同意了。后来他便遇上了你娘!」

   「这事跟娘也有关系?」

   「是的,你娘她不是普通人,她是被打落千刃峰的阎君的女儿!阎君深知仇 家众多,一直秘密将她抚养长大,不让她接触江湖中人,大战前夕才告诉她自己 身份,并让手下护送她离开!你爹将她带了回来,告诉我她的身份。正邪不两立, 我担心这是她为阎君报仇所使得阴谋,便要赶她出门!你爹他怎会同意,几番争 吵无果,他竟自废武功,与我断绝父子关系,带着你娘从此一去不返!」

   「等我冷静下来,甚是后悔,几次出门寻找,却始终音讯全无,伤心之下我 便回到这里,将原来的阁楼拆了,建起这座木屋,一个人平淡度日,只盼着有朝 一日他能回来!」

   「琳儿,你恨爷爷吗,都是爷爷害了你爹娘!」

   沐琳满脸泪水,抽泣着摇头,道:「琳儿不恨爷爷,琳儿只有爷爷一个亲人 了!」

   剑圣无比慈爱地看着沐琳,自言自语道:「像,真像啊,尤其是眼睛,跟你 娘一模一样!」

   「孙女儿,你爹他是怎么死的?」

   沐琳擦了下眼泪,指了指躺在门槛上打盹将大门堵住的「小猫」,「爹是被 它妈妈杀死的,爷爷你不要杀它!」

   摸着沐琳的脑袋,剑圣道:「人不是它杀的,我杀它做什么,它能跟着你也 是缘分!」

   接着又道:「跟爷爷讲讲你在武当的事吧!」

   沐琳从进武当开始说起,将几年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将给他听,剑圣则听得津 津有味,不断抚须大笑,时而又摇头叹气,直到沐琳讲到下山,仍旧听得十分入 神!

   也不知过去多久,沐琳已经讲完,剑圣却似不知,久不闻她说话,这才意识 过来,「讲完了?」

   水玉寒在一旁见他意犹未尽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前辈,您这是多久没 跟人说过话了?」

   剑圣一愣,眼睛却又湿了起来,抹了一把,道:「孙女回来了,老夫高兴坏 了!这样,你们等一下,我去刚刚那死老头那要些酒菜来!」

   说完,他便急匆匆出门去了,全然不似世外高人的模样,却是普普通通的老 人!

   「琳姐姐,没想到你竟是剑圣的孙女,你们都不告诉我,好不够意思啊!」
   见水玉寒嘟着小嘴,静明「噗嗤」一笑,双手捏着她粉嘟嘟的脸颊,笑道: 「那是因为我们也不能确定啊!」

   「哦,这样啊!」

   不过一会儿,剑圣便提着一壶酒和一个菜篮回来了。

   为三人拿了碗筷,添满酒水,剑圣端起碗,道:「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老 夫先干为敬!」

   见他一口闷下,沐琳急忙劝道:「爷爷,您喝慢点!」

   「这点酒算什么!琳儿啊,那两个与你一同上武当的少年怎么没有陪你一起 来呢?」

   沐琳并未告诉他与赵斌的关系,听其这么一说,脸色微红,细声道:「爷爷, 您问他们做什么?」

   剑圣见她脸红,只道她不胜酒力,却未往那方面多想,道:「这几年多亏他 们照顾你,我要当面向他们说声谢谢啊!」

   静明一听,却是一笑,对剑圣道:「前辈,这可就不必麻烦您老了!」
   「这是何意?」

   那边沐琳闻言,急忙对静明嗔道:「师叔,您,!」

   静明似未听到,笑道:「琳儿与我那徒儿两情相悦,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剑圣表情一顿,霎时间又眉开眼笑,向沐琳问道:「这是真的?就是那叫赵 斌的小伙子?」

   沐琳羞不自已,低着头,道:「是,是真的!」

   「琳儿你长得如此天姿国色,又是我孙女,你倒和我说说,他何德何能,能 配得上你?」

   沐琳听其好似不同意二人的事,有些惊慌,转念一想,以赵斌的机智,定能 得到剑圣的赏识,便抬起头,底气十足地回道:「斌哥足智多谋,乃是人中之龙, 配琳儿是绰绰有余!」

   剑圣大感惊讶,忙道:「哦?这我倒要听听了!」

   静明插话道:「前辈,琳儿这话倒是不假!一个月前,在少林,」

   剑圣越听越觉不可思议,直到听完才赞叹道:「目光敏锐,心思敏捷,沉着 冷静,好得很!如此,他与琳儿的事,我也不干预了!」

   「谢谢爷爷!」

   几碗酒下肚,剑圣脸色微红,似不敌酒力,半眯着双眼,道:「悔不该当初 固执己见,却使白发送黑发啊!琳儿,我想将你爹娘接回来!」

   第二日一早,静明便向剑圣辞行。

   「前辈,如今江湖风云四起,晚辈须尽快赶回武当,琳儿与您相认不久,就 让她在此陪伴您一些时日!」

   沐琳不舍,急道:「师叔,琳儿好舍不得您,再多待几天吧!」

   「那炼狱教势力庞大,万一武当有事,我回去也好帮上忙!」

   看了看水玉寒,静明接着说:「况且,送这丫头回峨眉还得花些时日!」
   「静明师叔,我能不能留在这里陪琳姐姐啊?我不想回去!」

   「你这丫头,下山时日已久,不怕师门担心吗?」

   水玉寒又使出她撒娇的本领,晃着静明手臂,嘟着嘴,说道:「师叔,回去 闷死了,就让我待在这嘛!有剑圣前辈在这,肯定没事的啊!」

   「就让她陪在此陪伴琳儿吧,毕竟跟我一个老头子在一起着实无趣得紧,过 些时日我给峨眉修书一封便是!」

   「那便劳烦前辈了!」  第三十七章

   悬崖底部,白冰瑶正在烤鱼,邢岩则在一旁打坐练气。真气在全身经脉运转 完一周天,邢岩睁开眼,停止了运功。

   「海纳功第一层已经练成,我的腿也好了,是时候跟这里说再见了!」
   「舍不得这里?」

   「还真有点!」

   「鱼好了,吃吧!」

   邢岩趁机握住白冰瑶玉手,将她拉入怀中,柔声道:「冰瑶,谢谢你这段时 间的照顾!」

   「你不是块石头吗?怎么还知道说谢谢呢!」

   「冰瑶,商量个事呗,我们就要出去了,能不能再、再来一次?」

   「你,你怎的又提起这事?」

   「冰瑶,咱们这一出去,可就没多少机会单独相处了!」

   白冰瑶一想,他说得也有道理,出了悬崖便要赶往龙宫,他要跟着武圣苦练 武功,自己也不可能背着师傅与他厮混在一起!

   「那,那好吧,你可,可别弄疼我!」

   白冰瑶脸色羞红,躺在「床」上,扭过头,不敢看他。邢岩知她害羞,心道 只有点燃她体内的欲火才行。

   邢岩轻轻地扯下白冰瑶的裤子,掰开大腿跟,一个粉红色水嫩无比的阴户便 出现在他眼前,时隔一月,让他流连不已的白虎小穴终于又得以一见!

   他俯下身,用大拇指轻柔地抚摸按压阴蒂,渐渐地,手指下,阴蒂已经胀得 如花生米一般大小。

   「嗯,,,嗯,,,」

   邢岩的一阵轻柔抚慰让她已经有了一点感觉。

   「冰瑶,你的小穴真美!」

   邢岩拨开两片阴唇,露出里面湿漉漉的尿道和阴道口,伸出舌头在洞口来回 舔着,阴道中缓缓渗出的淫水都被他舔到了嘴里。

   「小穴舔着好香啊!」

   「别,,别舔啊,,那里是尿尿的,,地方,,脏,,啊,,,」话没说完, 邢岩的舌头便如钻头一般向洞中探进了一点,不断刮弄周围肉壁,把白冰瑶舔得 娇喘不停。

   「好痒,,,相公,,小穴里面好痒啊,,,快给我吧,,,」邢岩又舔了 一会,直到白冰瑶快到高潮了才停下,「想要肉棒吗?」「要,,瑶儿要大肉棒,, 肏我,,,肏进瑶儿骚穴吧,,,,啊,,,痒死了,,,」「噗嗤!」

   「啪啪啪啪啪!」

   鸡巴一入小穴,邢岩便闷头狂干,大肉棒在粉嫩的阴户中进进出出,带出一 大片嫩肉。

   「啊,,,相公,,,好爽,,,好,,,好舒服,,,大鸡巴,,好厉害,,,
 肏死瑶儿了,,,」「哦,,,,插到子宫了,,,好胀,,,再用力点,,肏 死瑶儿吧,,,瑶儿是骚货,,,肏烂瑶儿骚穴啊,,,啊,,瑶儿爱你,,,」 「肏穴真,,爽,,啊,,以后,,天天,,让你肏,,,啊,,好相公,,, 你插得瑶儿,,舒服死了,,,」连着插了五百下,邢岩让已经泄过一次的白冰 瑶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挺起,小穴和屁眼极为显眼。

   邢岩顿了顿,压下射精的冲动,鸡巴对准小穴又一次插了进去,白冰瑶的阴 户已经被弄得又红又肿,却依旧兴奋至极,「啊,,,大鸡巴哥哥,,用力,,, 大力得肏妹妹吧,,,哦,,肏死瑶儿了,,,好,,爽啊,,,」看着小穴旁 得菊花蕾,邢岩心中突然冒出个坏注意,中指在湿漉的小穴上沾了点淫水,在紧 闭的菊花洞周围轻轻的涂抹着。

   屁眼外传来的瘙痒让白冰瑶有种异样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啊,,别,, 别弄屁眼啊,,,哦,,,好痒啊,,,」邢岩却没有停手,继续抹着淫水,等 菊花洞外已经足够湿润时,他竖起中指,对着白冰瑶屁眼用力刺了进去!

   「哦,,,屁眼,,,被插了,,,别,,,,拔出来,,,」虽然后庭是 初次被侵犯,好在手指并不算粗,白冰瑶并没有感到疼痛,反而是一种异样的快 感,这让她很是费解。

   肉棒在阴道中横冲直撞,中指在屁眼中进进出出,白冰瑶被下体两个洞的极 度酥麻弄得忍不住浪叫起来:「别,,别插屁眼,,,啊,,,怎么会这样,,, 屁眼里好舒服,,,要死了啊,,,啊,,,屁眼里好刺激啊,,再,,再多插 一根,,,哦,,,两根手指插在屁眼里,,,太爽了,,,比小穴爽多了,,, 还要,,,越多越好,,,啊,,,把屁眼,,,撑爆啊,,,要来了,,,, 哦,,,要尿了,,,来啊,,,啊啊啊啊,,,屁眼里也快拉出来了,,,」 「噗噗噗噗!」

   水潭里,邢岩正在替白冰瑶清洗后庭,边洗边道:「好好的怎么拉出来了? 弄得我身上都臭烘烘的!」白冰瑶羞得无地自容,嗔道:「都怪你啊,用手指捅 人家屁眼!」「嘿嘿,冰瑶,你刚才那个骚浪样,恨不得让我把整只手塞进去才 过瘾,还说舒服呢!」「你还说!你还说?哼!」

   二人稍作休息,收拾一番,便从潭底通道离开了崖底。武圣与绝情婆婆已于 数日前离开,只在木屋内留下一张纸条,言明若二人安然无恙,则及早返回龙宫, 却未提及二人落下悬崖之后的事!

   「看来两位前辈已经回去了,我们也快些赶过去吧!」「嗯!我已经是你的 人了,回去后你得跟师傅提亲!」「好冰瑶,我听你的!」

   二人向东行了两日,到海边雇了一条小船,又在大海上漂泊数日,终于到达 一处海中孤岛。小岛方圆数十里,山峰耸立,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龙宫的几座 宫殿便坐落在小岛正中较为平坦处。

   邢岩跟着白冰瑶见了两位老前辈。得知邢岩此来的目的,又从白冰瑶口中闻 得崖底所发生的事,武圣欣然答应。

   给武当写信报了平安,邢岩便在龙宫开始了他的修行!

   ……

  两年的时间很短,眨眨眼便过去了;两年时间又很长,长到可以发生许多意 料之外的变化!

   两年间,一切真如炼狱教主所言,正派搜寻无果,渐渐地便将炼狱教抛在了 脑后!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闭关习武的赵、邢二人却不知外面的情况,一心报 仇的他们,在这两年内日夜苦练,终于也到了出关的时候!

   鬼谷,石洞外,赵斌盘坐地上,古琴「独幽」置于腿上,十指弹拨,清脆婉 转、旋律优美的琴声回响在山谷之中。

   陡然间,琴声急转,恰如雷霆腾空!

   天机子从石林中飞跃而出,双手上下翻转,无数颗石子飞射赵斌,一落地, 立刻运气刮起一股烟尘,带着地上的枯枝树叶,卷向赵斌。

   「叮叮当当!」

   激昂急促的琴声中夹杂着一阵阵刀剑相击的响声,不绝于耳,渐渐的,随着 琴声慢慢变得沉稳,灰尘散去,只见石子、树叶都被从中劈开,散落于赵斌身前 三尺外!

   石林前,天机子见此,十分快慰,抚掌大笑道:「斌儿,幽兰曲你已运用自 如,为师已经没有可以教你的了!你年纪尚浅,唯一欠缺的便是内力了!」赵斌 起身,道:「多谢师傅的栽培!」

   「你能在两年里将我所授融会贯通,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你跟我来,再你 离开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天机子将其带到密室中,让他盘坐床上,从怀中 掏出一枚药丸,「将这个服下去!」「师傅,这是?」

   「别说话,收摄心神,气沉丹田!」

   天机子坐其身后,双掌发力,抵在他背后。赵斌直觉源源不断的内力从天机 子双掌中输入自己体内,「师傅,你,快停下啊!」「斌儿,此事为师思虑已久, 你不用劝我!方才给你吃的药丸能暂时拓宽你的奇经八脉,还能助你快速消化我 的内力,使你少受些苦楚!现在起,凝神静气,勿要多想!」从双掌所贴之处, 深厚的内力如滚滚洪水,汹涌地闯入赵斌体内,虽有药丸的帮助,但经脉被内力 强行撑开的感觉依然十分痛苦,不过片刻,他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运气,将我输入的内力引导至丹田!」

   赵斌依言而行,原本四处乱窜的内力有了引导,似百川汇海一般聚集到了丹 田,而一路的各处经脉俱被拓宽了许多!

   渐渐的,丹田也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内力,天机子输送遭到阻力,沉声道: 「将内力散至全身经脉!」赵斌心中了然,他的任督二脉早已打通,天机子是想 趁此传功的机会给其易经洗髓!

   身上的汗水渐渐多了起来,赵斌身体也开始颤抖,这种硬生生扩展经脉的痛 苦实在非常人难以忍受,难怪天机子事前要让他吞下药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一老一少脸色都开始苍白起来,身体摇摇欲坠,随时 都有可能昏倒。体内最后一丝内力输送过去,天机子眼前一黑,便仰头倒了下去! 赵斌顾不得浑身疼痛,急忙回身查看,诊脉发现他只是内力全失,身体较为虚弱, 便放下心来。

   等天机子醒来,赵斌已经为他准备好吃的,「师傅,你怎么样了?」「没什 么大碍,只是突然做回普通人,身体还不能适应!」「师傅,我,,」

   天机子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必如此!我早已立誓不出 鬼谷一步,这身功力留着也是浪费,倒不如赠与你!为师七十多年的功力你一时 还无法完全消化,这几日我会助你快速吸收!」赵斌跪到地上,对着天机子磕个 响头,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天机子没有推辞,这是他应得的!
   「以你资质、心性,只要能完全融合我的功力,足以横扫武林!不过,切记 不可因此骄傲自大,切不可犯我当年的错!」「徒儿谨记师傅教诲!」

   「你来此两年了,如今的武林却不知变得怎样,过几日你便离开吧,想必武 当上下对你定是十分挂念!」「师傅,待徒儿大事一成,便回来陪你!」

   「有你这句话我深感欣慰,出去后告诉那些还没死的老家伙,若是有空,不 妨来看看我!」……

  海中孤岛,岸边危立的礁石之上,矗立着一名身形高大,体型健硕的男子。
   此人正是邢岩!

   狂风之中,他赤裸上身,脚跨马步,双臂收缩紧靠腰间,一动不动,似要扎 根在着礁石之上!

   一股浪头撞击在礁石之上,卷起几人高的水墙向他冲去,邢岩睁开双眼,凌 厉的目光中含着的是一往无前的气势,大喝一声,同时闪电般击出一拳,千钧的 力道带着不凡的功力一下便将眼前的水墙击溃!

   可是,浪头却是一个一个接踵而至,邢岩毫不退缩,同时双拳左右开弓,竟 在这巨浪之下练起了武功!

   喝声越来越急促,却满含兴奋之意!

   待浪潮退去,邢岩已将此拳法使了数次!

   正要离去,却听身后一个婉转悦耳的声音传来,「石头,你比上个月又进步 许多了!」邢岩不看也直到说话的是谁,边走边道:「让你练你不练,每次都来 偷看我练功!」「谁偷看了,再说,你这功夫可不适合女子练习,弄得浑身湿漉 漉的,怎么见人?」说话间,邢岩已跃至她身旁,一把将其搂住,在脸上香了一 口,道:「我的冰瑶这么美,淋湿了更加诱人!」白冰瑶一把推开他湿漉的身体, 「别贫了,赶紧回去吃饭吧!」「嘿嘿,是不是做什么好吃的了,一想到就饿了!」 回到龙宫,武圣与师妹于秀梅已经坐在饭桌旁,见二人返回,武圣笑问:「这次 练得怎么样,可有进步?」邢岩也不回话,大大咧咧往凳上一坐,抓起筷子便开 始狼吞虎咽,边咽边道:「肯定有进步啊,还不小呢!」白冰瑶一把拍在他脑袋 上,喝道:「饿死鬼投胎么?师傅和师叔还没开始吃呢!」邢岩捂着脑袋,支支 吾吾道:「都是你做的菜太香了嘛,我闻着味儿就受不了了!」「冰瑶,石头便 这性格,你别对他太拘束了!」

   「师叔,你怎么帮他说话!」

   「好啦好啦,都自家人,不必拘泥这些!石头啊,破空拳练得如何了?」 「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嗯,对敌要灵活运用,招是死的,人是活的,切记!」「知道了,前辈!」
   「算上灵犀指法,你已学会我两个绝学,海纳功和武当纯阳无极功也已练到 最高层,是时候回去了!」「是啊,不知不觉两年了,还真有点想大家了!!」 「你轻功不佳,近身缠斗才是强项,切记,勿要已己之短对敌之所长!」「是, 前辈!」

   武圣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邢岩,道:「这次冰瑶与你一同前往!」「前 辈,这,,」

   武圣眉头一皱,「怎么,不愿意?」

   「不不不,我只是担心,毕竟师姐与我已经订了亲,就这么带冰瑶回去,恐 怕,,」「我早就替你想好了,你把信交给清幽,上面已经写好,老夫十分欣赏 你小子,要将宝贝徒弟许配给你!老夫徒弟给他徒孙做小老婆,清幽牛鼻子敢不 答应?谅他也不敢为难你们!」「嘿嘿,谢谢前辈!」

   白冰瑶在他腰间掐了一把,「傻笑个什么?清幽道长不为难你,你师姐有那 么好哄吗,笑成这样,我给你做小老婆你很开心?」「嗷,,,没有没有,不开 心,不开心!」

   「你说什么,我嫁给你,你还不开心?」

   接着在同一个地方又掐了一下!

   邢岩疼得直叫,连忙举手表态,「我邢岩今生能娶冰瑶为妻,是我上辈子修 来的福分!我在此立誓,冰瑶嫁于我后,与师姐平起平坐,没有大小之分!」说 完,又恬着脸问:「冰瑶,这样可以了吗?」

   「哼,这还差不多!」

   「邢岩,从今天起,我便把冰瑶交给你了,要好好待她,知道吗?」

   「是,前辈!」

   「以后便随冰瑶喊我师傅吧!哎,嫁个徒弟,竟比清幽低了一辈,只怕他做 梦都要笑醒了!」

                第三十八章

   「两年,我给了你们两年时间休养生息,此刻,已是我炼狱教重出江湖之时! 虽然,我教实力比两年前提高不少,但,想要称霸武林,依然十分艰难,不管成 败与否,我身为教主,都会与你们并肩作战到最后一刻!有战斗就要流血,就会 有牺牲,下一个死的也许是我,也许是你们中的一个,我不怕死,可我怕死得太 平庸,我宁愿与六派力战而死,也不愿躺在床上死去!你们呢?」「属下愿为教 主力战而死!」

   「好,只要我教上下一心,定能一举歼灭六派!大家且回去收拾一番,三日 内自行出发,一个月后洛阳集合,路上注意行踪,不可惹是生非,勿要叫正派察 觉!」「是,教主!」

   一干人走后,厅内只剩教主、方杰、炼狱二老和孙凤儿。

   「孙教主,你有何打算!」

   「贵教此番与六大派宣战,我又怎能袖手旁观?凤儿自知武功低微,幸得教 主指点才得以进步,这次出门,我便要与那静明算算两年前的旧账!」白头翁问 道:「教主,你是想先灭了少林?」

   「不错,少林乃武林泰山北斗,若能将其剿灭,定能重挫六派锐气!」千幻 老魔道:「这,自上次少林大会后,他们已有防备,只怕没那么容易攻下啊!」 「无须担忧,二老与孙教主先行动身,我这里有个锦囊,你们行至半路再打开!」 「教主,难道?」

   「不可多言!」

   「属下遵命!」

   三人离开后,方杰问道:「义父,您将孩儿留下,是有要事吗?」「倒也没 什么重要的事,这段时间你忙于练功,咱俩也没怎么好好聊聊!你年龄不小了吧, 要不要义父给你物色个姑娘?」「义父莫要拿孩儿开玩笑,义父大业未成,我怎 有心思娶亲?」「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你可莫像我这般,年过半百扔膝下 无子!」「义父教训得是,此事便按义父的意思!」

   「嗯!虽然你离开武当已久,但应该还记得武当山的地形吧,有没有兴趣陪 义父去武当山游览一番?这段时间,你为了练功,把自己逼的紧了些,跟义父出 去散散心!」「是!」

   ……

  皇城洛阳中最大的妓院春香馆,日日生意火爆,迎来无数嫖客,从未有人敢 在此闹事,只因这里是乾天庄杨家的产业。杨家不仅位列江湖五大世家之一,更 是经商数代,实力财力十分雄厚,名望丝毫不输一般王公贵族!

   相比于杨家的实力,少爷杨名则更为洛阳民众熟知,出生豪门,英俊潇洒, 举止不凡,一年前,又娶了貌若天仙的宋婷为妻,成为洛阳城风头最劲的公子哥 之一!

   然而,让人津津乐道的却是,一向不喜烟花之地的杨名,成亲后竟频频流连 春香馆,时常整夜不归!最令人诧异的是,即便如此,人们却从未听到他夫妻二 人不和的传闻!

   这一晚,杨名在众人的注目下,再一次踏了进去。

   「公子,您来啦!」

   老鸨堆着笑脸迎了上来。

   「芳姐,最近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大事!公子,还是让红月姑娘陪您?」

   「嗯,老规矩,我先上去了!」

   看着眼前的翩翩公子走上楼梯,周围的姑娘们一个个羡慕得不行!

   「真搞不懂,那红月有什么好的,长相一般得很,怎么能讨得公子欢心!」
   「是啊,真是便宜她了,公子这等人间绝色美男,能陪他睡一晚我就心满意 足了!她倒好,直接把公子给霸占了!」

   「红月可是公子带来的,说不定人家感情深厚呢!」

   「哼,窑子里还能有感情?再说,有感情可以带回家啊,做个丫鬟也比在这 强!」

   老鸨走到身后,听着几人对话,喝道:「在这说什么呢,还不赶紧招呼客人 去!」

   杨名在房中等了一会儿,一位姑娘推门走了进来。

   红月将门关好,来到杨名身前,行礼道:「红月见过公子!」

   「嗯!」

   杨名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问道:「最近有何可用的消息?」

   红月坐到旁边,轻声道:「姐妹们传来消息,最近,各地不约而同出现很多 陌生的武林人士,行踪诡异!梅姐姐仔细研究过这些人出现的地点,发现他们最 后都会经过这里!」

   杨名皱眉,「这么说,这些人都是来洛阳的?」

   「梅姐姐来信是这么说的!」

   「这些人来洛阳有什么目的呢?洛阳乃是皇城,有禁军驻守,无人敢在这里 闹事!若不是洛阳,那就只有周边的武林门派了!难道是少林?」

   杨名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少林是武林数一数二的大派,经过两年前 的事之后,更是守卫森严,如今江湖上又有谁敢对少林不利呢?」

   「炼狱教!」

   「对,一定是炼狱教!红月你真聪明,我都差点将给忘了!」

   「公子谬赞了,炼狱教对姐妹们的侮辱,如今依然历历在目,如同昨日发生 的一般,此等深仇大恨,红月又怎能忘记!」

   「这炼狱教隐藏两年,如今再次出现,只怕有很大的阴谋,明日回去要把这 事跟爹讲一讲!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梅妹妹信中只提了这一件事!」

   杨名起身,拉起红月的手,「那便陪我休息吧,来!」

   「公子,只怕馆中姐妹恨死红月了,说我一直霸占着你!」

   「让她们去说好了,难道你不愿意?」

   「公子这是哪里话,您年少风流,英俊不凡,不知有多少女子对您青睐有加, 红月能陪公子哪怕一晚,已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春晓苦短,那就不要浪费 时间了!」

   红月蹲到杨名膝前,替他解下裤子,掏出粗大的肉棒。

   「公子的肉棒好大啊,奴婢被公子肏过之后,其他男人都满足不了奴婢了!」 「是吗?替我含一会,今天就让你满足一回!」

   「啊,,多谢公子!」

   红月握住柔软滑溜的肉棒搓来搓去,轻轻套弄了几下,前端的龟头便粗大了 少许。红月伸出舌头在来回舔弄,刺激龟头和肉棒,时不时又用舌尖在马眼打转。
   「公子的肉棒好干净呢,不像那些嫖客,举止粗俗,下面又臭又脏,还老是 要人家用嘴清洗!」红月停下嘴上的动作,嗔道。

   「哦,那你按他们说的做了吗?」

   红月妩媚地白了一眼,叹道:「奴婢只是个妓女,那些嫖客可是奴婢的衣食 父母,我又怎敢不从呢?」杨名弯下腰,挑起红月下巴,眯眼笑问道:「有没有 怨我这么安排你们?」那日在马车之中,红霞对她所说的字字句句她都记得很清 楚,一听杨名这副表情,明白自己若稍露怨恨之意,只怕活不了多久!

   「公子,怎么会呢,姐妹们常在来信中提到公子的好呢,若不是您,我们姐 妹这生恐怕都报仇无望了!」「嗯,这次的消息极为重要,若是运用得当,你们 的仇可以了结一半了!」「奴婢替姐妹们谢过公子!」

   红月起身背对他,弯下腰,亲手撩起长裙,只见裙下只有光溜溜的两条大腿, 腿间茂密的丛林里,丰满的阴户正泛着亮光,往外留着骚水。红月扭头道:「公 子,请蹂躏红月吧!」这两年来,杨名可谓是享尽齐人之福,家有风骚淫荡的娇 妻对他言听计从,任其玩弄,在外又有无数美女主动献身,年少多金,风流倜傥, 武功也是一流,唯一欠缺的便是在江湖中的名望,江湖中人提起他,只道是杨凡 之子!常言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因为沐琳,每每听人大谈赵斌的事迹,他 都气得牙根直痒,如今得到这个消息,他今天可是得意至极!心情好,性欲便大 增,见着面前红月双腿间间的小溪流,他只觉腹部一股暖流只窜胯下。

   肉棒已经完全勃起,杨名起身,扶住红月腰身,对准桃源洞,狠狠刺了进去!
   「哦,,,公子,,,肉棒好粗,,好长啊,,,啊,,,把奴婢的小穴塞 满了,,,,好舒服,,,」杨名心情愉悦,不再挑逗她,每一下都全力冲刺, 大龟头次次都挤进了红月娇嫩的子宫之中,「骚货,不是说不满足吗,这几下插 得你爽不爽,够不够深?」「爽啊,,,公子的鸡巴太厉害了,,,啊,,好深, 顶到花心了,,,好爽,,,好舒服,,,大鸡巴,,用力,,,肏奴婢的骚穴 啊,,,,」「啊,,公子,,,肉棒,,,插得太激烈了,,,哦,,肏死红 月了,,,要死了,,,啊,,,高潮了,,,,」说完,红月子宫中激射出一 股滚烫的阴精,浇在杨名龟头上,爽得她差点缴械。红月身体不停乱颤,整个人 都站不稳,杨名从后一把将其抱起扔在床上,站在床边,双手举起红月两条光滑 的长腿便干了起来。

   红月本已被高潮冲击得晕晕乎乎,被杨名爆干几下后,阴道里强烈的快感又 直冲大脑,躺在床边,脸色潮红,双唇微开,不住地呻吟。

   「啊,,又开始了,,,大鸡巴,,,肏死骚货吧,,爽死啦,,啊,,, 用力啊,,,肏烂红月骚穴吧,,,好爽啊,,,」杨名全力冲刺了几百下,肉 棒的快感越来越强,渐渐快要忍不住了,他急忙拔了出来。这下,却让红月忍受 不了了,浪叫道:「大鸡巴,,继续肏奴婢啊,,,好痒啊,,,快干我,,,」 「贱货,别急,马上就让你爽翻天!」

   杨名压下快感,提肉棒上前,却是对准了红月的肛门,一插而入!

   「哦,,,,屁眼,,,啊肉棒太粗了,,屁眼里好刺激啊,,,好烫,,」 杨名又伸出三根手指,伸进了红月小穴中不停口弄,下面屁眼里的肉棒也随着大 力抽动起来。

   「爽不爽,,骚货,,这下满足了吧,,,啊,,屁眼里好紧,,」「好舒 服,,,公子,干得奴婢舒服死了,,,嗯,,,干死奴婢啊,,,屁眼里好舒 服,,,」「公子,,再快些,,,奴婢又要来了,,,啊,,,奴婢要尿出来 了,,,啊啊啊啊,,受不了了,,,来了,,,,」杨名也快要射精了,一边 耸动,一边气喘嘻嘻地说:「再坚持一会,,我也快射了,,,」「啊,,公子,,,
 射给奴婢吧,,射到奴婢屁眼了吧,,,啊,,,」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