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奴本天成】(08)作者:xxin
【奴本天成】(08)作者:xxin
字数:4933

                (八)

  这天夜里我失眠了。并没有特意想着什么,就是心静不下来,如荷叶上的露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有些躁动不安,有些忐忑羞涩。只觉得现实与幻境,真真假假,难以区分,彷彿池中的圆月,伸手一触就散了开来,波光粼粼中,分分合合……

  第二天下课后我捉摸个理由又拐去了爷的小院。我心里其实已经隐约明白,这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对爷的观感已经完全的180度转弯,他对我所有的羞辱、难堪,我都在下意识地替他辩解。挨了他一记耳光,却只记得他的好,责备自己的无礼. 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我的心早已被爷俘获,只是自己不承认而已。
  但是随后的几天,我每天就是帮爷打扫院子的卫生、陪他聊聊天,看看书、逗逗黑仔玩。他似乎把过去的事完全遗忘了,这是怎么回事——拿错剧本了吧?
  那天爷在电脑上工作,我没事就好奇地凑过去看。爷在电脑上写一份稿子,看了看,好像是一个电视剧的剧本。看着真脸红啊,我虽然是个大学生,这个文字功底好像比爷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呢!遣词用字精练老到,对话尤其精彩,三言两语就传神地刻划出一个角色,嗯,望尘莫及呢!

  「爷,您是作家吗?」

  「嘿嘿,作家?作家眼里的精神病。」

  「这个是……」

  「帮帮朋友的忙。你自个去找本书看吧!」

  爷的身上有好多秘密呢!每次提及他的往事,他都脸色不愉。不过肯定不是简单的水房大爷,大学里的奇人异事甚多,这会不会是个扫地僧级别的呢?反正他屋里藏书挺多的,不少高大上的大部头. 嗯,这个和我无关,我想找一个主,而不是找个大文豪。

  这些天他绝口不提发生过的事情,我也无法主动张口提起这些羞人的话题,有时候刚想谈,就被他把话题给带走了。几天下来,和爷熟络了许多,见了他能说笑打闹,不再紧张害怕,也愈发想和他亲近,但是我们相处的方式似乎和我一厢情愿的主奴关系越滑越远了。

  该死的爷,把奴的心悬在半空中就撒手不管了。我想要的不是一个平等交往的朋友,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像上次那样专制、强势、不容置疑的主宰。我憋了几天,终於忍不住了,下午爷坐在树下看书,我咬咬牙把衣服脱了个乾净. 和之前不同,这次完全是自己主动地去勾引爷,脸上烧得我抬不起头来。

  慢慢挪到了爷的身边,鼓足了勇气,伸手遮住他的书页,爷有些惊讶地仰起头来。我强忍着羞意,转了个圈:「爷,奴漂亮吗?」

  爷看到我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带出一丝笑意,将我上上下下反覆的打量。在我快要忍不住羞逃时,慢悠悠地接了一句:「马马虎虎吧,不算太丢人。」
  听到爷的戏谑之词,我险些一口血喷出来。本姑娘虽然不是天姿国色,在学校里也称得上品貌出众,何时沦落到这种评价?知道爷就是这种风格,不能被他把话题岔了开去,我跪下身来,躲着他的视线,期期艾艾地说:「爷!要了奴好吗?」

  爷浑不在意地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我的小蓓蕾,慢慢地搓动:「小丫头,奶子还没长开呢,就想男人了?」

  我本来就已经接近了情绪的临界点,被他在身体的敏感点一捏一搓,像被打开开关的玩具,立即颤抖了起来,「爷……不要……」下体猛地一酸,淅淅沥沥地竟然失禁了。

  爷也怔了一下,笑了:「小丫头,体质这么敏感啊?」

  「爷欺负人……爷,你……是不是嫌我太下贱?」我越想越觉得可能,眼泪禁不住扑簌簌而下。

  「不要胡思乱想。SM本就是你情我愿,谁都不比谁下贱. 」爷怕我误解,神色庄重了许多。

  「那你……」

  「爷确实不收奴,不是单单因为你。这样吧,圈子里我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回头帮你找个好的主人。」

  「不要!我又不是货物,送来送去的。」

  ……

  交了一次心,感觉畅快了许多,虽然没和爷建立正式的主奴关系,但是他也算默许了我的存在。我也在爷的面前放开了心怀,每次到他这里来,首先是栓好了门,然后就没羞没臊地裸光了身体. 只要爷不反对,我在小院都是赤条条的,一是除去了所有的遮掩,感觉更加自然放松;二是希望在爷的面前,展示奴真实的自我。大樟树的密叶浓阴下,也不用担心被附近楼房上的人看了去。

  转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可以拜託爷:「爷,奴想买些东西,寄到您这儿行吗?」

  爷一点就透:「不方便寄到宿舍的?SM用具?」

  「嗯。」

  「我这里还有一些,你想用就拿去。」

  我跟爷进了屋,他取了钥匙,打开一个立柜。我虽然在网上都见到过,但是初见这么多实物,还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狂跳。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排鞭子,从短小的牛皮拍到黑亮的蛇鞭,想到它们落在皮肤上的威力,我禁不住缩了缩身子。然后是各种绳索、拘束具等等,分门别类摆得整整齐齐.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堆项圈,有真皮的,也有不锈钢的。我在里面精心挑拣了一番,一条浅粉色的窄皮革项圈让我怦然心动,一看就是给女孩子专用的项圈,小巧玲珑,做工精緻,上面还镶嵌了美丽的金属花饰。

  如果是主人正式的女犬,应该是主人亲手佩戴的项圈、主人起的犬名,和镌刻了主人名字的犬牌,三者缺一不可。眼看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了,我当然希望挑一个能长期佩戴的。这个窄边的项圈稍微高领的衣服就可以掩藏,就算发现了也可以推脱为新潮的饰物,不至於引起太大的怀疑。

  低下头轻轻衔起,转过身,挺直了身体跪在主人面前。这一刻我的心里砰砰跳个不停,直直地望着爷,眼睛里有羞涩、有激动,更多的是紧张的心情:「希望爷不要拒绝,不要拒绝……」

  爷接过了项圈,蹲在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脑袋:「喜欢女犬?」

  「嗯,从小就喜欢. 爷帮小母狗戴上好吗?」

  打开,绕过我的脖颈,皮带从皮带扣中穿过,轻轻收紧,扣好,移正,再理顺我的头发,爷做得很认真。

  「喜欢吗?」

  「喜欢. 谢谢爷!」

  「别动!」爷按住了打算起身的我,转身从立柜抽屉里取出了一捆绷带。绷带从我的指缝穿过,把每一根手指认真缠起,然后把手指和手掌缠在一起,顺着手腕向上,最后在上臂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如果自己缠,时间不要太长,发现手指没有知觉要赶紧解开. 很多SM项目有风险,如果没有有经验的同伴,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谢谢爷!」我已经发现了爷的意图,激动得语气微颤。

  两个带铃铛的银色乳夹轻轻地夹在了小蓓蕾上。「啊……爷,痛!」我轻呼了一声,强烈的痛感从最敏感的部位向四周扩散开来,胸口的皮肤瞬间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还好是带旋钮可以控制力度的那种,初夹上去痛得厉害,慢慢地又消减了一些。边上还看到一种锋利的鳄鱼夹,不要说夹进肉里去,光看看我就不寒而栗。

  眼睁睁地看着爷给我的身体细心戴上这些羞人的装饰,我是亦喜亦羞,面红耳赤,恨不得能缩进爷的怀里去。

  「痛才是奴的滋味啊!放心,不会伤害身体的。」

  我轻轻的摇动了一下身体,两个精緻的乳铃清脆的鸣响了起来。一对白皙娇嫩的鸽乳,配上漂亮的小饰物,爷也会喜欢的吧?我偷偷看了爷一眼,就是太羞人了啊!

  「要装尾巴吗?」爷刮了一下我的小鼻子。

  血唰的一下就涌了满脸,被爷这么直接了当地询问,我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尾巴,尾巴,装了尾巴就是真正的小母狗了,再不能站起来行走,只能趴在爷的怀里撒娇,卧在爷的脚边打滚. 光着身子,拖着长长的尾巴,「汪汪」的叫,真是好羞耻啊!

  「痛吗?」小母狗的声音像蚊蚋一样呢喃。

  「放松点就不会痛的。来,趴下来。」

  一根涂着凉凉的润滑剂的手指触上了肛门. 相比上次的粗暴,这次爷出奇的温柔,手指缓缓地抽送了几下,左右转动了一圈,把润滑剂涂抹均匀。

  我伏在地上,微微抬起臀部,把头埋在手臂之间. 不知是羞涩还是紧张,身体已经不自主地如筛糠般颤抖起来。

  「放松,别怕!」一个同样涂满了润滑剂的小号肛塞,外面包裹着安全套,抵在了最羞耻的地方。听了爷的话,我仍然紧张得要命,不过肛塞还是缓慢地撑开身体,滑入了体内。

  初次使用肛塞,感觉怪怪的,不是太舒服,坠胀感伴随着一阵阵的酥麻,始终想要便便。但那毕竟是身体最私密的部位,一点点细微的感觉就会带来强烈的羞耻感。一想到连排泄的洞洞都被爷接管了控制权,真是好羞啊!

  眼睛从身下望过去,肛塞后面连了一根白色蓬松的大尾巴,难怪有明显的坠感。刚才我太紧张了,没有注意身体的反应,现在才发现,身下已经积了一小滩淫液,一根长长的细丝还牵着我的身体. 穴口羞答答地张开着,里面早已黏滑湿腻,大阴唇上一粒晶莹的露珠正摇摇欲坠。

  爷打量了一番,又把我的头发紮了个简单的双马尾,满意地点了点头.
  「来,宝贝,叫两声!」

  「汪汪!汪汪!」我只觉得身体软绵绵的,像所有的骨头都被爷抽走,两眼水汪汪的看着他。

  「嗯,真乖!不愧是大学生,学得真快!」

  爷把一根手指递到我的面前,我已经无法思考了,下意识地就伸出了舌头,卷上了爷的手指舔弄起来,彷彿这是一根美味的冰激凌。

  一根红色的牵引绳扣上了我的项圈:「走,转转去!」

  「汪呜!」小母狗被牵出了房门.

  小母狗现在已经濒临高潮了。刚才静止时身体已经不堪挑逗,现在一动起来更是刺激不断。随着乳夹的晃动,本来已经麻木了的乳头又传来难言的酥麻与痛痒. 在爬动时,狗狗的尾巴也晃动起来,给后庭带来一阵高过一阵的羞耻刺激,更不要说「叮铃」作响的铃声和犬绳扯动带来的心理刺激,小母狗现在只觉得全身都是酥的。但是双手被包紮了起来,不能抚摸到下体,明明身体已经发情到了极点,偏偏无法到达高潮,难受得想哭。

  爷停住了脚步,再次检查了一下小母狗的装备。我哀求地把下身向爷的手上凑去,随即屁股上狠狠地挨了两巴掌,痛得我大叫起来。

  「啊!」臀部剧痛刺激到了下阴,一股热流蓦地涌出,「啊……啊……」我瘫倒在地上,下体一阵阵地痉挛收缩,脑子一片空白。

  「啧啧!这也能丢了,真是天生的小母狗啊!」

  过了一会,爷觉得差不多了,踢了踢我的屁股:「不要再装死啦,爽过了就赶紧起来!」

  我慢慢爬起身来,哀怨地看了爷一眼。刚才的高潮一点都不充份啊,高潮过后,身体更敏感了,好想要一次畅快淋漓、失神昏厥的发泄啊!现在只觉得下体好空虚,肛塞要是塞在小穴里就好了。

  黑仔也摇着尾巴过来凑热闹了,大概是看到我和牠一样,四脚爬爬的在地上感到很奇怪吧!牠绕着我左右转着圈,这里嗅嗅、那里嗅嗅,一副好奇的样子让我好囧啊!

  爷把我的头掰过来对着黑仔:「黑仔,这是妹妹,以后要带好妹妹!」
  「汪汪!」

  臭黑仔,平时也不见叫这么欢!和爷一起捉弄我,下次不给你带好吃的了!
  爷又转过头来:「以后不许叫黑仔了,叫哥哥!」

  呃,抬头看了看爷,脸上似笑非笑,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想看我出糗。咬咬牙,满脸通红地轻叫了声:「哥哥!」

  爷突然捉狭地沖我笑了笑,转头把牵引绳递了过去:「黑仔,去带妹妹散个步!」

  啊?爷坏死了,哪有这么欺负奴的?我眼前一黑,可是这具不听话的身体被爷的这句话撩拨得心头一荡,身子陡然烫了起来,强憋住才没有呻吟出来。
  「汪汪!」黑仔像听懂了似的,咬过绳子,一本正经地就要走。

  可怜奴几乎瘫软在地上,被狗狗牵着散步,想想都脸红的事现在就要发生了吗?强烈的羞耻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如果不是刚刚泄了一次,肯定又要来一次高潮。

  可是黑仔显然理解不了这个,拉了一下没拉动绳子,居然反过身咬着绳子拽了起来,一副不把我拖走誓不甘休的架势。

  我再也憋不住自己的嗓子,不由自主地发出悠长放荡的呻吟。身子颤抖得像筛糠一样,勉强跟着黑仔向前爬去。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成了真正的母狗,被哥哥教导着怎样去爬行。脑子里已经无法进行任何思维,只知道身体在极度的兴奋下不断颤抖着。和平常快感主要来自於下体不同,这次彷彿整个身体成了一个巨大的性器官,从每一个角落传来强烈的快感。

  被黑仔带着爬了一圈,再回到爷面前时,我的眼神已经失去了焦距,放荡得要滴出水来。身体的每一处都炽热滚烫,皮肤带上了一层玫瑰红色。看到爷的脚我不假思索地就伸出舌头想要去舔,彷彿这是无上的美味。

  爷坐在椅子上,示意我用嘴卸下他的拖鞋,正当我有些茫然地叼着拖鞋时,爷穿着袜子的脚趾已经从奴的股间挤入,顶在了早已充血肿胀得不行的花瓣上。
  脚趾还没来得及抠弄到小穴里去,奴的身体已经猛烈地爆发了。在临界点积聚了一下午的情欲瞬间把我带上了快乐的顶点,全身像八爪鱼一样的痉挛、紧绷、无意识的跳动,淫水伴随着尿液喷涌而出。

  这是第一次由爷主导的奴全身心的高潮。意识清醒过来,感觉和爷的距离瞬间就拉近了,不自觉地就想亲近爷,挨着他彷彿世界的烦恼都离我而去。是啊,当主人主宰了奴的心、奴的快乐的时候,奴自然也就贴紧了主人的身体.

  整个下午我都在爷的脚边嬉戏,磨蹭着爷的裤脚让奴感到无比的温馨。爷的袜子被奴的淫水喷湿,褪了下来,奴就细细地替爷舔了一回脚. 原来看到网上的图片,觉得给主人舔脚需要克服一些心理障碍,现在却感觉无比自然。每个脚趾用嘴唇裹住舔舐乾净,趾缝里细心地用舌尖清洁,就像用舌头舔自己的牙齿一样理所当然。其间爷戏谑地用脚趾夹住奴的舌,这个亲昵的动作也让奴非常开心。
  被主人宠爱着的奴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这是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小院时最深的体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