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那段迷失的日子】【作者:蓝蓝笑三生】
【那段迷失的日子】【作者:蓝蓝笑三生】
字数:12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段迷失的日子

                其一

  我的名字叫做羽彤,熟一点的都叫我小彤现年23岁,就读北部某知名大学研究所,目前准备毕业论文和国考中

  自认长得还算清秀,有一副瓜子脸和保养有致的雪白皮肤,毕竟花在保养品上也算不少;大学时留着一头披肩的黑色长发,最近挑染了淡淡的咖啡色,我是很喜欢这个造型可惜我不算高挑,身高164,32C/ 23/ 35,还算比例均衡,算是多年来养成运动好习惯所赐;胸部不算很大,但是胸型自觉是赏悦的水滴状,加上长久以来练瑜珈出来的蛮腰和大腿曲线,这点倒是蛮有信心。可惜我个性内向,不然很多同学朋友都觉得我可以去当模特儿。哈哈,哪来那么矮的么特儿啊。

  对,我有男友,但是目前正在吵架避不见面中。

  阿桃和我交往了三个月,是个很讨我喜欢的清秀男孩。说起来好笑,虽然我自认条件不错,但是一直以来也希望男友是个体面得体的人,大学读到快要毕业也只交了就这么一个男友。身边的人都说我太挑,但是我是真的没有特别遇到喜欢的对象。加上读书时要打工和课业繁重,平常也没特别打扮,在班上存在感也不强,可能和我是宅女也有相关吧。取而代之的是我成绩非常优秀,在班上四年都是书卷,也顺利考上研究所担任助教。

  没错,我的平常生活都居家为主,顶多就是去做做瑜珈。最大的娱乐就是参加一些网路社团滔宝什么的,隔着萤幕让我特别有安全感,顺便卖一些二手货品赚取生活费,没办法谁叫我家穷。我又很鄙视那些出卖灵肉的生意,不然有些朋友都说我如果肯下海一定能大捞一笔。

  扯远了,说回我男友。阿桃和我交往三个月,一开始还是我主动约他出来玩。参考了一些朋友意见。他也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待我也很好。相处久了,对於男女之事自然有所进展。但是,我们总是在最后一步时卡关,对他我早已经有了献身的体悟,实际上对於处女这件事我倒是没有特别在乎。谁没有第一次呢?
  但是我们第一次很是尴尬,尽管我一直努力暗示,阿桃那话儿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时间久了,我也感到焦虑,连带也影响到阿桃,让他也是紧张了起来。终於在我有点粗暴地搓弄下,他硬了,射了,射的我衣服都是,没错我都还没脱呢。

  但这下可惨了,彷彿戳破他某个不可告人的祕密一样,他对我抱怨了起来,一边说着我如何不好,让他如何不舒服。想当然,我这不但没有感受到鱼水之欢,还被这种鸟事数落,当然口气也不会太好。加上我强硬的个性,很自然的大吵了起来。这一吵之后我们就陷入不再见面的冷战中,三天过去了都没有消息。
  今天傍晚,我又是一个人回到住宿的地方。刚和我老闆讨论完论文。我穿着黑色的呢绒外套,里面则是一席白色的女用衬衫,下裙则是过膝盖的黑色短裙,这种打扮得体端庄又可以透露出我女性魅力,是我喜欢的打扮。而且今天我还特别穿上特地为阿桃准备的紫色胸罩,可惜那傻子无福享受。

                叮咚~

  当我正在沉思的时候,line上的讯息响了起来

  「哈啰,美女,睡了吗?」图示是一个海贼王标记的讯息传来,是我在FB社团里的一个朋友,即使隔着萤幕,我都好像可以听到他那阳光般的声音传来。
  「还没,有什么事?又有甚么好康的吗?」我快速的回话「可惜没有耶,只是想你啊美女~ 」对方很快的回应「没有你还来乱我,我心情不好,小心跟你女朋友告状喔」我笑着打完这一段文字

  和我传讯的人叫做阿建,一开始是我在线上游戏认识的网友,当时一起认识的还有他女朋友,他们战牧双人组和我这个半吊子法师曾经一起疯了大半年时光。后来我因为打工和功课没有再继续玩网游就断了联络,以为只是一段学生时的回忆而已。没想到在去年我加入的网拍网站中偶然再次见了面。

  当时我作为买家和他们情侣档一起面交,偶然提到这个曾经风靡一时的网路游戏,间接认出了彼此。当时双方都很惊讶,阿建是一个身材壮硕的大男孩,年纪约不过26岁初;曾经是篮球校队,目前在按摩店当师傅,顺便赚点网拍。
  他女友阿珍则是和比我略高一点的25岁柜姐,另外还在做网路中盘批发。老实说,以她的样貌做柜姐确实是有点勉强,大饼脸加上微福态的体型,尤其那双腿确实是吓人,哈哈,这里我倒是有点骄傲。

  也难怪从第一次见面起,每当我们会面。阿建就肠肠猪哥似的不停地盯着我看,一直夸我腿漂亮身材好;阿珍看起来当然不爽,但是阿建从以前就是这种屌儿啷噹的个性,加上一直以来他们都贫嘴惯了,久了也就习惯了。当然阿珍她嘴巴上还是会骂了他几句,对我倒是挺客气的,尔偶还会帮腔酸几句。但那时我倒是被阿建夸得有点飘飘然,必竟我读大学却是比较少遇到这种猪哥型的嘴货,班上我那群男生都说我冷冷得不好相处。但是女人嘛,还是爱面子的,哈哈。
  后来因为以前游戏的经历和生意上的往来,我们加了同一个FB社团,也一起吃过饭唱过歌。当然阿建他从没少亏我过,阿珍也没少捏他过,我倒是有点习惯这个生活,想说大概就是我们的相处模式。没想到……

  「我和阿珍分了……」line上传来让我吃惊的讯息「怎么会?你们不是已经交往六七年了?」

  「她劈腿了」过了好几分钟,line传来这段接下来30分钟则是阿坚源源不绝的提到说劈腿的因果和抓包的过程,过程精彩到都可以写小说了。

  大部分时间我都是看着,偶尔附和几句,别人家务事我也不好插嘴阿

  但是我心里却是很好笑的,妈咪阿,阿珍那丑样也能劈腿?那男的是鬼遮眼了吗?一方面也鄙视一下我男友

  「小彤,我跟你说,我好难过,好想一死了之喔」小彤是我以前游戏的暱称「没那么夸张吧,不过就分手而已」我随兴打了几句一阵沉默后,阿建传来一张照片,桌上头摆满了一堆药丸

  这下我也开始紧张了

  「你先冷静!不要乱来阿」我仓促的打了几个字「美女,我是认真的,好想死阿,等等麻烦你帮我报警了」「不要乱来,劈腿是她不对,干嘛惩罚自己呢?」「我觉得我好没用,死死算了啦」这下我也是慌了,分手而已,有必要搞得生生死死吗?

  「你先冷静,不然这样,我去找你谈谈,不要乱来阿」「你不用来啦,帮我报警就好了」「你上次那批毛巾还欠我尾款呢,要死也先还我钱再说!」我试着转移他的焦点

  一阵沉默后

  「美女,这时候你还记着这个,该说真不愧是小彤吗」

  有转机!

  看到阿建不再消沉,我马上回应「没错,你还欠我一笔帐呢,等等我马上过去找你,收完帐再去死也不迟」

  「你又不知道我住哪」

  「上次唱歌有听你提过,你再跟我提下」又是沉默一阵子,阿建传来他的地址,我也收拾一下就骑车出发了

  约20分钟后,我到了阿建承租的五楼套房,意外的我们的住所没有很远。虽然我觉得我们交情不错,但是私底下的接触还是没有很多。

  阿建帮我开了门;那是一间约8坪大的小套房,有一间浴室。双人床上叠着衣服,一旁有一张黑色的小沙发。

  一进门就看到桌上瓶瓶罐罐和药丸,阿建穿着汗衫和一件男性运动短裤瘫坐在一旁小沙发上「嗨,美女,来看我最后一眼吗?」阿建还是不改那猪哥的说法「你喝酒?」我皱了皱眉「没,买了喝了一口,过敏就发作了,哈哈我真是弱爆了」

  「干嘛这样」我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坐了下来「又不是你的错」

  可能是因为有人在,阿建冷静了不少,又开始说着刚刚line上的事情,当然,此时我只能当一个听者。随着夜深,阿建他越说越是深入

  「你知道吗?阿珍竟然说,他和那个男在床上找到不一样的感受,你知道这对我有多伤吗?」

  「这实在是……」

  「马的,他到底把我当成甚么了?也不想想他自己长怎样」

  「哈哈」听到这句我忍不住笑了,确实是我心里一直想说的「你看吧,你也一直这样想对吧,和美女你比起来,他简直是丑八怪」

  「别这样说啦,这样不好」说是这样,我的笑意出卖了自己的想法「你也这样想啦,要是小彤的话,被怎样的男人劈腿我都没话说,你就是这样的正妹阿」
  「唉,也未必啦」听到这话我倒是心理一触,想起最近和男友吵架的事
  也许是为了安慰阿建,也许是为了抒发自己的心情,我把和男友的事说给阿建听说了很久,阿建就一直默默听着

  「所以啦,现在我们三天没联络啦~ 」

  「容我说句难听的,你男友还真不是个男人耶」阿建反过来安慰我「天知道,也许真他说的,是我的错呢」

  「我跟你说啦,像你这样的美女喔,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有感觉啦」

  听了这句话,我心里也是喜孜孜一乐。

  「你也是吗?」

  「我从见到你第一天就超有感觉的啦!」

  「哈哈,你又来」

  「真的!」

  「要证明给我看吗」我半开玩笑的说「我无所谓啊」阿建此时一改常态很认真地说着「像你这样的正妹,哪个男人不会不心动呢?」

  我被阿建这样子吓到了,马上站了起来「开玩笑的啦,你还认真咧,时间不早了,我要离开了喔」

  阿建依旧坐在沙发上,我感受他眼中传来一种炙热的眼光,但是意外的,我并不讨厌「小彤,你真的很正,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是很认真得,你超正!所以我觉得一定是你男友的问题」

  「你又来鬼扯」

  「我才没有鬼扯咧」阿建笑了说「我知道你和我们这种爱玩的人不同,是个优秀的好女孩,我人是俗了点,但是不会讲谎话」

  我看了看阿建,他眼中是很诚恳「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也不怕你笑,能抱抱你啊,真他妈是个男人就该这样想」

  这句话有如一道契机,解开了我这些日子的失意,顿时我也是一股热流冲上脑顶

  总觉得我该给这小夥子一些奖励什么的

  随后我走向阿建,默默盯着他;阿建也看着我,表情有些意外

  我喜欢看他这样的表情

  随后我侧坐在阿建大腿上,身子半靠在他身上,看着他惊恐的脸此时我好像第一次发现,阿建也是蛮俊俏的「小彤……你……」

  我前倾身子,在阿建耳边说着「你不是要试试吗?」我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淘气地说着阿建有如被触动一般,挣扎的忍着,样子很可爱「你……你这是……」
  这下换我感到兴趣了,大胆地伸出手臂将阿建的头压在我左胸前,左侧胸部上可以感受到阿建粗喘的鼻息因为出来匆忙,我还是穿着上学时的衬衫,隔着胸罩,可以感受到阿健头的温暖此时,我大腿感觉到一挺,身上只穿着到过膝盖的半身裙,隔着裙子的大腿,此时可以感觉到小阿健此时正蠢蠢欲动

  「你说有没有感觉呢?」

  「小彤,你这是……」阿建的声音小小声地从我左侧胸部传出,右手却是慢慢搂着我的腰,左手摸上我的大腿这一瞬间,我也彷彿被电到一般舒爽

  「小彤,你很棒,但是……」阿建似乎还是有股犹豫,但此时更好胜的是我「我知道,你也很棒呢,让你来看看我到底行不行啰」

  阿建从胸口挪出,脸上也很红,但此时我知道我也是红的不能笑他我从侧坐变换成跨在他身上,双手搭在阿健肩上,此时粉红色小裤裤也触碰到阿健大腿,看得出来他也感受到我的温度

  隔着运动裤也能看到阿建的小弟弟挺立着,很是难受的样子「小彤……我不……」

  我右手按住阿健嘴巴,顺着抚摸阿健锻炼过的胸膛,穿着汗衫的他可以清楚看见他的汗水慢慢渗出,散发出一股男人味忍着害羞,我左手此时也顺着摸着他的裤档,看着那挺立的小丘。即使隔着运动裤也能感受阿健那里的坚实

  「小彤……我……」阿建身体一震,彷彿再忍耐着,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一边磨蹭着他的大腿,他的胯下越是坚挺,嘴上发出忍耐的声音,阿阿,好棒啊

  我慢慢拉下他的拉炼,隔着白色内裤,阿建的鸡巴更是明显,一股微微的尿骚味传来,此时我也是脸上泛红磨蹭的内裤也慢慢有点湿意,可恶,这种感觉真好

  我一边继续摸着阿健的鸡鸡,慢慢把玩着,感受里头的热度和动度,一边看着阿健忍耐的神情随后我把他内裤也拉了下来,阿健粗大的鸡巴显现在我面前,有如昂首的巨龙一般「喔~ 」我小吃一惊〞这和我想像中有点落差阿建挺立的鸡鸡目测超过15公分,远远超过阿桃的大小,那傢伙大概就六七公分上下说来好笑,虽然网路资讯发达,男人阴茎早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我实际看过的本体,也只有我爸和阿桃,两个人都不怎样。

  阿建不一样,至少长达15公分的阴茎此时青筋暴怒着,彷彿里头蕴含着一股无法承受的力量。

  此时我脑中竟然一闪过想被这凶器刺穿的念头

  我摆摆头顺了一下秀发,一同将脑中不适的想法甩出。一把抓住阿建的鸡鸡,他怒张的龟头还超出我小手一段,我一手勾着阿建,左手柔柔握着他的鸡鸡,感受上头的温度,一边摩着底下阿健的阴毛,像是玩摇桿一般。

  「阿……小彤,好……好爽……」阿建终於喊了出来,眼中带着渴望「帮我……」

  我得意的一笑,开始搓动他的鸡鸡,一边磨蹭阿建的大腿,身子前倾让我胸口顶着他的胸膛,心脏跳得飞快,身子也是热得很阿建表情很是享受,眼神偷偷看着我衬衫间露出的乳沟。

  我微微地笑着,原来让男人爽是这么的得意的感觉随后我开始一捏一放阿建的鸡鸡,一边磨着他的阴毛,发出沙沙的声响,大拇指慢慢推开他的包皮压着他的龟头

  阿建龟头开始流出一些透明色的腥臭液体,滑滑的从我手上流了过去这让我感到一丝丝兴奋,搓弄的速度开始加快,发出水渍噗滋噗滋的声音阿建脸上更是反覆露出一种既忍耐又舒服的表情。

  我不停上下搓着,一些热液慢慢留下弄湿我的手掌。好似用包皮擦拭着一根肉住。

  手中开始穿来更高的热度,随后则是一股震动「小……小……小彤!阿……」阿建高喊了一声

  随后,大量浓稠的白色精液喷发出来,大部分射到我的衬衫上,少部分喷到我的脸上「阿」突然的喷发我也是吓了一跳,站了起来,脸上还有阿健精华的热度,一时房里充满着精液特有的腥臭味,意外的我没有很讨厌,反而下体感到一股更加强烈的热度阿建依旧坐躺在沙发上,鸡鸡没有之前挺立但依旧胀大着,前段还慢慢流出白沫般的精液,脸上很是爽快的感觉

  「你干嘛突然射了阿……」

  我坐在一旁小生埋怨着,一手拿着卫生纸擦着手上和衣服上的精液,还有脸颊上的残余,趁机偷偷闻了一下,那股臭味有如一种魅力一般

  一时,房间只有股精液味,两人无话「怎样,还可以吧」我先发话,像是胜利者一样

  阿健没有回应,右手对我比了个讚;此时我心中有无限的满足收拾一下心情后,我站了起来,准备回去今晚是难得的体验,但也该结束了我拉了一下胸前的衣服,阿健的精液还真不是普通的多,擦了不少还是可以闻到那腥味,肚子上湿凉的感觉告诉我刚才的疯狂

  「那我回去了,别想太多喔」我转头回去望了望阿健突然,阿健却站在我的身后,身子离我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阿建,你……」我突然有些惊恐,话还没说完,阿健搭住我的肩膀,狠狠的对着我吻了下去

  这下是让我吓了一下,当下想要推开阿建,但是奈何他抓的力气颇大,嘴中拒绝的话语被他的嘴堵了回来,没多久,话语变成口水吸允的声响这一吻打乱了我的计画,一时之间,我也沉迷在这虚情假意之中亲吻中,阿健把我推坐到沙发旁,我顺势跌坐到柔软的沙发上,大概吻了一分钟多,两个嘴分了开来,我此时才看见阿健正铺天盖地的将我垄罩在他的胸躺之下,而我有如被他双手禁锢了起来。

  「阿建……你……」

  「小彤,你真的很美,没想到你不只美,技术还那么厉害……」

  「这……没有……我只是……」

  「刚刚超棒,你超棒的,小彤,现在我也要让你舒服一下」

  「你……你不要乱来……我才不是那种人」

  这话说得有气无力,我全身也是发红,想必自己也是不相信这句话

  「不是这种人吗,嘿嘿,这样啊;好,那在你要求前,我都不会进一步动作,看你能忍到何时。」

  阿建露出诡异的微笑,跨蹲在我腿两侧,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健壮的上半身,虽然有点小胖,但是腹肌隐隐可见我被他推在沙发上,虽是有点恼羞,但是看他他身材,以及那种居高临下感,竟然也一时有点犹豫,这傢伙以前就爱在FB贴些肌肉图,没想到接近的看竟是如此迷人,眼睛也是蛮享受的

  上空的阿健再次低下身来,裤子虽然还在,但是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还有隆起,此时我两眼神靠得很近,加上之前房里的味道,让我也是有点迷离,想必脸上现在很红吧

  阿健邪笑一下,很是享受我这种态度,随后右手贪婪地抓上我的胸部一种触电般的压迫袭上我左乳,隔着奶罩和外衣我也能感受到他手掌的力度,阿建手很大加上我也不算是大胸,他以手刚好可以完全掌控搓揉,那股舒爽的麻痺感不停地从左胸传来,耳边也传来阿建的声音「小彤,你胸好美,以前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奶这么大,摸起来超刚好的,很舒服」

  「你别乱说,我胸又不大」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话「这才刚好,你看看,好棒的咪咪呢」

  阿建五指不停地在我左胸抓取着,好像挤奶似的抓动,一阵一阵刺激波动不停地传来,我也感到十分难受,舒服的难受「呜……阿」我发出了喃喃的声响「很舒服吧,我就说啦,你超正的,这样超刚好,我超爱的,好想吸一口呢」
  阿健跪立在我身上,另一手此时也铺了上来,两手同时隔着衬衫抓的我的奶子,双重刺激让我快无法思考;隔着裤子的棒子也碰触到我身上,让我是又羞又恼「你,在干嘛拉」虽是如此,但我语气中却快没有责怪的意思阿健也看了出来,开始加快力度,右手甚至从衬衫缝间深入里面,他粗糙的手就这样隔着胸罩继续搓揉我的奶子「不……阿……你」正要我拒绝时,他手指顺着胸罩外缘滑入,手指不再有了衣服隔阂,粗糙的搓磨我的右乳,在我乳头旁搓弄着「小彤,你这里有感觉了呢,好像硬硬的呢,我要再摸啰」阿建说着「你,你干嘛啦」理智上告诉我必须快点拒绝,但是此刻乳头传来的快感却让我无法停下阿健看我没有拒绝,双指立刻夹住我右乳的奶头用力捏了两下又搓了几下「靠,小彤,你这里都硬了耶」

  这句话有如一个开关,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恩,阿……呵……」酥柔的声音第一次从我口中传出

  阿建动作停了下来,我盯着他一眼,他也看着我我,眼神中燃烧着一股欲望「小彤……我……」

  「恩?」

  「我忍不住了」

  有如道歉般,伴随着我的一声尖叫声;阿建用力地扯开我的衬衫,衬衫的扣子弹了开来,我那穿着紫色胸罩的32C双乳就这样露了出来,阿健则是瞪大双眼看着「小彤,原来你,你这么大喔」

  「你,你在干什么啦」我边说着,边将自己衬衫拉了上来「那么美,别拉阿」
  「什么美的,又没有很大」

  「很棒了,这胸型很讚,白嫩嫩的,根本极品」阿健说着,一边拉开我的手,头整个靠到我的胸部间虽然羞耻,但此时我竟然也感到十分愉悦,一直以来其实我对自己胸型没有很大信心

  「超棒,快不行了,超正的」

  「你……」

  话还没说完,双乳又传来粗暴的爽感,没有了衬衫,阿建隔着胸罩又开始搓揉起我的胸部,脸更是肆无忌惮地在我上乳磨蹭

  他鬍渣在我胸部上传来刺痛有如触电般一阵一阵的舒服

  「咿…呀…嗯…哎」我闭上眼不敢看,却是不排斥这种舒服感,身上可以感觉到他正舔着我的锁骨和颈子「你这里超性感的,好棒」阿建舔着,口里也没闲着,双手更是不同搓揉,我的胸罩被他揉着一直往下褪去终於他忍不住,从后方解开我的胸罩,我感受到我的双乳就这样掉了出来,随后立刻被他双手捧了起来「你的乳头……好美喔,粉粉的,乳晕也刚好,超讚,讚」

  阿健疯狂地用舌头舔我的双乳,舌尖在乳头上来回摩擦,每刺激一次,我可以感受到我乳首已经硬了起来,每次刺激都发出一声轻吟,这让他更是兴奋我闭着双眼,感受这一阵阵的快意,心中虽然知道这不对,但是却无法抗拒这种舒适的感觉。阿健熟稔的在我乳房上揉着,拇指按压的我坚挺的乳头,而我只能间段的发出忍耐的呻吟。

  忽然,阿健双手停了下来,脱下他的内裤,休息过的长屌再次挺立了起来。
  阿坚伸手要脱去我的下裙

  「不……别……拜託,我还有男友……」我拉紧裙子,这是我的底线,过了就回不去了。

  阿健瞇瞇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恩,现在我也没有套子,我只是想让小彤你舒服而已」阿建再次低下头,身子压在我的胸前「放心,我还是有原则的」
  这句话让我安心不少,毕竟我心里还是没有准备的

  就在我松懈之时,阿建忽然一把拉下去我的外裙,惊恐的我大叫一声「你干嘛……」然而他又很熟练的吻了上来,把我的抗议封在嘴里「……呜呜……吱吱……」我发不出声音,挣扎的双手也被阿建抓着,双腿则是被他两脚夹住,隔着内裤我可以感受到他那句棒在磨蹭着「放心小彤,我不会要你的;虽然我真的很想,但是至少今天不会,我答应你」阿建轻声说着。我相信他放弃了抵抗,如果他敢背叛我,我有很多方法让他后悔的。

  「但是,我还是会让你舒服的」阿建邪邪地笑着说「你看看你,都湿成这样了」

  此时我从刚刚的酥麻感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全裸的男人,检视了一下自己,天啊,我怎么……

  瘫坐在沙发上的我,扯开的衬衫只靠袖子挂在手肘上,胸部和小肚肚都露了出来,头发散乱的挂在肩上,胸罩早就已经掉到一旁,白皙的双乳赤裸裸的挺在这个男人面前,上头两粒红豆更是坚硬的立着;外裙已经掉在膝盖下,白色的内裤早已湿透呈半透明状,透露出里面浓密的耻毛,两个肉丘形状几乎完全露了出来。虽然此时身上还挂着这两件衣物,但几乎已经和全裸没有太大差别。

  「以前小看小彤你那么单纯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的女人啊」阿健贼贼的笑着「就说你男朋友不行,这种极品竟然没有感觉」

  「不要这样说阿桃」我想反驳,但语气听起来是那么无力,不像是叱责反而更像是赞同

  「不用担心,让我来试试」阿健说着,双手又毛动起来,双腿一夹,身子靠了上来,结实的胸膛带着男人味的汗水贴到我的胸上,舌头放肆地在我锁骨间游走。一手在我腰间搔着,一手则是不安分的游移在我左腿内侧,而他的鸡巴更是像跟逗猫棒般的在我肚皮和内裤上挑逗着

  上下一股酥麻感再度强袭而来。我再度闭上眼睛,试着抵抗这种羞耻但又快乐的感觉

  「恩……阿……哼……」但是不争气的,我嘴中竟然发出平时不曾发出的呻吟

  「爽吧,很爽吧,怎样,要不要阿」阿建贫嘴的吻着我的颈子,一边在我耳边呢喃着,左手抓住我的奶子上下摇着,另一手则是在大腿上反覆摸着,偶尔搔一下早已湿透的内裤,那电击般的感受不停刺激着,我沉溺其中几乎无法思考,身子竟然开始配合地扭动起来。

  「哈哈,很舒服吧」看着我的主动阿健他也兴奋了起来,搓弄的力道更大,而他那巨根则是不停地在我身上摆弄着「想要吗?很想要吧,美女,说一下啊」阿建在我耳边说着「……才……才没有……」我反抗着,但声音是如此无力「什么?没听到阿,嗄?嗄?」阿建调皮的说着,语气中带着戏谑,手指隔着内裤在我的耻毛上不停摩擦着「阿……阿……我……没……要……要……」我的声音早就乱成一团,甚至连自己再说甚么都不清楚

  我早已被他弄得心神不宁,两人身上早是一层汗水,他的汗也滴在我身上,浓烈的男人味道让我更是神迷,下方更是一阵一阵骚痒袭来「你好美,小彤,超美的」阿健跪立在我身上,低头俯瞰着我,两手拨弄着我的乳沟,阴茎顶在我小腹上,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为男人的热度正压迫着我的小腹,好像要被刺穿一样。下体再度传来无法言喻的酥麻

  「阿……阿哈……哈哈……阿……不……阿……要……」有如新生婴儿的哭声一般,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股间滑出,不停地宣泄出来。在多种刺激下,我竟然泄了。

  「哈哈,小彤,你……哈哈」阿建当然知道发生什么,得意的笑着说「美人,感觉不错吧,竟然流那么多,还是要我改叫你小淫娃呢」

  我双手遮住眼睛,听着阿建胜利宣言般的发言,心中又是恼羞又是满足。我已经可以闻到之前自助时手指间黏液的味道。有种私密被公开的羞耻感,加上刚刚高潮后的余韵,一时间我也无法理会阿健的淫言淫语。

  但是心中隐隐还是有些不甘,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有点好胜的女人。趁着阿建还在抚摸我的身子时,我双手顺着他腰间滑到他两股,慢慢接近他的阴部。
  「小彤,你这……」阿健也是一阵慌乱,但我更快的抓住他那胀大无比的鸡巴,两手抓住有如钻木取火的搓着。

  「阿……阿……」这次,出乎我的意料;阿建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彷彿压抑许久,被随着他的闷,龟头瞬间喷出大量精液,不停地的宣泄在我身上。这突然的反应也是让我也是一惊,然而他浓烈的精华已经撒在我的双手、蛮腰和双乳上方;好险他本能性的身体一屈,这才没让我的秀脸遭殃。

  阿建射了约莫三秒,但对我们俩来说有如三个小时一般,大量喷发后,更有残余的黏液如屋簷的流水般慢慢滴到我身上。

  即使是今日第二次,阿建的量依旧丰富,浓稠的精液在我肚子上淌着,我可以感受到阿建的热留在我身上流动,慢慢地从小腹旁边滑了下去。而双乳上的热液更是慢慢渗入乳沟之间,温热在我胸口。浓烈的味道再次扑鼻而来,只是此时参入了我熟悉的味道,我自己的味道。

  「阿,小彤你……」阿建此时语气已经没有刚刚嚣张,取而代之是一种满足的虚弱语调「还敢说,你刚刚也是快撑不住了吧」我这时语气中带着一丝丝反叛的快感「你……你真的是……」阿建瘫坐在一旁,阴茎终於垂了下来,眼睛闭了起来,好像跑了一整天马拉松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理和小腹的燥热慢慢退去。我平复一下心情,抽了一大把桌上的卫生纸将身上的臭液擦去,报少黏稠的卫生纸纸屑就这样贴在身上,而压在下方的衬衫上头到处都是阿健的精华,内裤早已湿透。好似告诉我发生的事已经无法抹去,唉,这下我该怎办

  我们两人就这样既陌生又熟悉的在沙发上坐着,无言无语,今晚发生这一切已经超出我的预料太多,太多。

  无论如何,我们之后的生活都会有很大的改变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