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被老总调教】(续九-续十)【作者:gonglinshishabi】
【妈妈被老总调教】(续九-续十)【作者:gonglinshishabi】
字数:80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OL妈妈的新公司

  最近两个月郭总开始带妈妈参加各种聚会场合,聚会的参与者都是和郭总生意场上的好友年轻的有30出头,也有四十几岁的和郭总差不多,还有五十多岁的人,这些人有个共同点,都是老总级别的人物,资产最低都是千万起步,而妈妈在这里扮演的『角色』不言而喻。

  今天妈妈晚上吃完饭以后借口说加班,今晚不能回家了,我心知肚明,嘴上含糊其词的答应了,妈妈驱车赶往离市中心很近的一栋高级公寓,电梯上到28楼,妈妈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从厅里再往里走是个卧室,卧室地方不大,一个半人高的木质柜子靠在墙角。妈妈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把刀片,坐在马桶上很是认真地清理着阴部上的毛发。

  凡是正式调教和群调前必须要清理干净自己,这规矩早在刚与郭总相识的时候就被明确地告知过了,在与郭总的见面中也帮她清理过,所以可谓是驾轻就熟。
  妈妈将阴毛剃了个干净,然后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根注射器和一根黑色的两指粗细的肛塞。

  温水不断地从注射器被射入肠道内,约莫注射了六百毫升左右的样子,妈妈忍着腹部的不适,用力收紧肛门,蜷缩着躺在地面上,用手轻轻揉着肚子。
  时间过去了五分多钟,妈妈捂着肚子慢慢起身,在马桶上坐定,深深地舒了口气。同时,浴室内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排泄声。

  待肠道内的东西排了个干净,妈妈稍作冲洗,然后趴下撅着屁股又朝肛门里注射了八百毫升左右的温水。

  这一次要比第一次难熬许多,妈妈夹紧屁眼,将屁股高高的撅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忍不住排泄出来。

  五分钟过得尤为的慢,妈妈忍得双腿酸麻,才终于到了时间,迫不及待地爬到马桶前,起身坐在上面,紧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排泄声。

  妈妈舒服地轻哼,坐在马桶上眯着眼睛恢复着体力,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
  妈妈再次跪趴下,这次注射器注入的是刚从冰箱内取出来的牛奶,冰冰凉凉的,刺激着刚被温水洗涤过的肠道,引起肠道阵阵蠕动。

  一千毫升牛奶一滴不剩全被注进了肠道,妈妈抓起一旁的肛塞,小心翼翼的堵住了屁眼。

  「嗯啊。」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呻吟,妈妈缓慢的爬起来,收拾好刚刚用过的工具,这才又打开喷头冲了个澡。收拾妥当后,妈妈看了一眼表,七点三十分整。

  妈妈不敢再耽搁,从木柜里取出一个只在眼睛、鼻孔和嘴巴处开了小洞的黑色布袋套在头上,又拿出一条连着长链的项圈戴在脖子上,然后在正门侧方的垫子上跪伏下来。听到钥匙开门声音的时候,妈妈瞟了一眼已经走向了八点整的挂钟,打起了精神,因为这里的钥匙除了自己就只有她的主人有了。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妈妈摆出一个畜生标准的四肢着地姿势,仰着头对着来人。

  「汪汪,贱狗欢迎主人回家。」顺带着还摇了摇屁股。

  「咳咳,真乖。」妈妈的行为无疑取悦了来人,那个男人低沉一笑,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头。

  郭总之前有来这间房调教过妈妈几次,所以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牵着她脖颈上的链子,郭总朝客厅内迈了几步。

  「跟我过来。」

  妈妈羞红着脸,翘着臀左右扭动着爬进了浴室。

  说来也怪,那些屈辱性的动作她背着主人做时倒不觉得有几分羞辱,可一旦当着来人的面,就连一个简单的爬行都感觉要屈辱的死掉了。

  「屁股撅高了。」

  低沉的声音不带丝毫情绪,甚至还能从中感受到一丝温暖的错觉。

  妈妈却是一抖,丝毫不敢停顿的将臀部撅得老高,重心随着她的动作移到了上半身,丰满的乳肉在重力的作用下被勒得更紧,冲出重围的乳头像是要被周围的皮绳拉掉一般,卡在阴

  唇处的结更是将阴蒂勒得生疼。

  明明各处都应当是难以忍受的痛楚,可妈妈却偏偏从其中体味到了舒爽的感觉,差点忍不住要呻吟出声。

  之前的规矩不是白学的,妈妈咬牙憋回即将出口的呻吟声,竭尽全力将屁股撅高,等待着主人的下一个指示。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妈妈压下心中升腾而起的麻痒,努力稳住身形。
  郭总的手慢慢抚上肛塞,吭都没吭一声就将妈妈戴了许久的肛塞拔了出来。
  少了肛塞的帮助,妈妈菊花一松就要忍不住排泄出来,低沉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屁眼夹紧了,敢漏出一滴出来你试试看。」

  依旧是那舒缓而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妈妈丝毫不敢违背,努力收缩着屁眼,生怕一个不小心肛门里的牛奶就会流出来。

  郭总盯了两眼妈妈努力伸缩着的屁眼,顿了顿,缓缓开口:「去,泄了吧。」
  妈妈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恩赐,抬头看着郭总的眼睛虔诚地道了声谢,爬到马桶前将牛奶排泄干净。

  「自己检查检查,干净了没?」

  妈妈脸一红,右手伸向后方,将中指探了进去,然后很快的收回手指,把手举高摊在孤狼眼前。

  郭总看也不看她的手,定定的盯着她的眼睛看。

  妈妈这才恍然大悟了一般,收回手放在唇边,伸出舌头在中指上来来回回的舔。

  郭总转身打开墙边的木柜,从里面抽出了两个尺寸不同的按摩棒,粗的有三指粗,没有什幺特别的装饰,只是较另一个长了三厘米,细的只有两指多粗,上面布满了凹凸不平的颗粒。

  不用主人吩咐,妈妈很上道的躺在地上,两只胳膊抱住大腿根,将大腿分的很开,露出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两个穴来。

  刮去了毛发的阴户一览无余,阴道流出的淫液浸湿了腿间的皮绳,入口处吐着泡泡,像是在欢迎人去进入。

  妈妈伸手分开两片阴唇,郭总手里拿着那根粗的按摩棒一鼓作气戳了进去。
  「唔,主人,太深了。」

  加长的按摩棒深深地戳进了子宫里,稍微一动就带来灭顶的快感,妈妈的灵魂差点随它去了,连这姿势都几乎坚持不住。

  妈妈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被勒得红艳的乳头随着腹部的起伏上下甩动,郭总狠狠地弹了一下左边的乳头,在妈妈从新一轮的灭顶快感中缓过神来的时候下了新的命令。

  「趴好了,把屁股撅起来。」

  缓过神来的妈妈情绪有些恹恹,与散发着灼人温度的左边乳头相比,受了冷落的右乳头传来了阵阵空虚。还不够。

  暴露在空气中的屁眼一收一缩的运动着,像是在咀嚼着什幺东西。

  郭总不再耽误,一把将那根细的按摩棒塞进妈妈的屁眼,拍了拍她的屁股,直起了身,「出发吧,今天会让你很享受的。」二十八层的电梯直达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五分钟后,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领着一个身着白色长裙,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出了电梯,上了出口旁的

  一辆私家车,然后很快驶离了停车场。

  私家车内,妈妈跪在副驾驶座上,双手放在膝盖前方,像极了一只乖巧的母狗。

  「把裙子脱了。」

  郭总本就是为了保护妈妈才让她在出门前又套了一件裙子,此时到了他的地盘,脱掉裙子是理所应当的事。

  妈妈显然也是明白的,三两下脱了裙子,乖乖的在副驾驶座上跪缩成一团。
  「今天带你出来,你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身份,做好我脚下的一只乖母狗,知道了吗?」

  「是,主人。贱狗记住了。」

  「嗯,第一次带你出门,你一定要听话,别丢了我的面子。」郭总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白百合的头,以示安抚,「不懂的我会教你,别太紧张了。」

  妈妈怯怯的点头。

  难得的温情转瞬间消失不见,郭总的声音转为严厉:「还要一会才能到,你背背奴隶守则吧!」

  妈妈闻言挺直了身体,双手背在身后,纵使知道郭总早就将车玻璃换成了外面根本无法窥进来的材质,周围的人声与喇叭声还是让她羞涩地抖了抖。

  「一、我愿意服务我的主人,遵循他的命令,取悦于他。」

  「二、我坚信……」

  「三、……」

  「……」

  妈妈沉浸到了背诵中,她回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候主人一字一句教她背诵的情形,周围的一切仿佛都离她而去了。

  聚会地点在外郊,出了闹市很长一段路都荒无人烟。

  等到妈妈背完了奴隶守则,郭总按了车上的一个按钮,原本遮挡的森严的私家车刷的变成了一辆敞篷跑车。

  夜间的风吹打在妈妈身上,下身的瘙痒变得更加敏感。

  郭总不知什幺时候开了按摩棒的开关,下身插着的两个按摩棒在身体里打着转儿。

  「爽吗?爽就叫出声来。」

  有了郭总的特赦,妈妈也不再咬牙忍耐,敞篷车载着破碎的呻吟向前疾驶而去。

  驶过那段寂静荒芜的公路,郭总将车停在一栋雅致的别墅前。

  将按摩棒的开关调至最小档,郭总拍拍妈妈的屁股,「到了呢,我的乖狗狗。快下车吧。」

  下了车,一把将车钥匙扔给了为他打开了车门的泊车小弟,郭总扯了扯手上的绳子,畏畏缩缩地躲在车里的妈妈才四肢着地战战兢兢地爬了出来。

  被外人看到自己又骚又贱的样子,此刻妈妈的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郭总自然看出了妈妈的心思,他俯下身,趴在妈妈耳边,「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既然出来玩就要有玩的意思,不忘掉你的身份释放本性,你如何能获得至高的快感?今晚,你必须服从我的支配。」

  「至高的快感」无疑诱惑着妈妈,开弓没有回头箭,妈妈咬牙下定了决心,「遵命,我的主人。」

  进了门才发现里面的喧闹,郭总向沙发上坐着的那几个叫着自己名字的人挥了挥手,微微弯腰拍了拍妈妈的头,右手食指指向远离沙发区的角落里并不怎幺闹腾的那一块空地。

  「主人去跟朋友聊会,你去那边玩玩,交点新朋友。」

  「是,主人。」

  妈妈恭敬的伸出舌头舔舔郭总的皮鞋,扭动着屁股向着郭总指的地方爬去。「又是新奴隶?让她表演表演呗!」

  郭总身边坐着的几个男人互相之间应该都特别熟悉,妈妈刚爬过来,就听见坐在郭总左边的那个男的开口。

  郭总在朋友面前很是放得开,他正襟危坐,灿烂的笑着:「行啊。小向过来,好好服侍一下主人,让他们都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是,主人。」

  妈妈向前又爬了一步,双手捧着郭总的一只脚,伸出丁香小舌一下一下地在他鞋面上舔着。

  郭总向后一倾,靠着沙发靠背,眼睛盯着认真地侍奉着他的小奴隶。

  忽然,郭总按动了手里的遥控器,身体里的按摩棒被整体加大了两个档,妈妈身子顿了顿,继续状若无事地舔着郭总的鞋。

  郭总将被舔着皮鞋的那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鞋子顺势从脚上滑落,妈妈嘴上没停,舌头追上郭总的脚趾,一根一根的舔弄含吮着,发出滋滋的响声。
  妈妈爽得眯了眯眼,刚要顺着郭总的脚趾继续舔弄,却不曾想,郭总一下子将脚抬起踩在她头顶。

  「汪汪,主人。」

  妈妈摇头蹭蹭郭总的脚板,她还没有吃够主人的脚趾,怎幺就拿开了呢?
  「张嘴,舌头伸出来。」

  郭总用脚心点点妈妈的头,命令道。

  妈妈听话的微微抬头,张嘴将舌头伸了出来。

  郭总抬起腿用脚前掌一下一下地摩擦着妈妈的舌头,妈妈爽得使劲吸了吸鼻子。

  郭总一个用力将全部脚趾塞进了妈妈嘴里,将她的小嘴撑得老宽,然后半分适应的时间都没给,就着她的嘴抽插起来。

  脚板塞进去了小半个,郭总的脚趾几乎插进了喉咙里,妈妈此时的表情被头套挡着看不仔细,嘴巴被到极致,口水打湿了头套顺着郭总的脚板往下滴,鼻孔发出沉重的呼吸声,眼睛

  眯成了一条缝,显然是爽的厉害。

  「唔唔呜」妈妈的身子猛然一个激灵,翻着白眼吐出了嘴巴里已经停止了抽插的脚,躺在地上不断的喘气。

  原来郭总刚刚趁着妈妈爽的起劲猛地将遥控器的按钮推到了最高档,身上三个洞同时被抽插的快感让妈妈忍不住痉挛。

  「呵,这幺快就高潮了?小贱货,主人的大脚板艹得你的骚嘴巴爽不爽?」
  郭总慢慢的在妈妈身上蹭着脚板上的口水,邪气的开口。

  平日里郭总很少和妈妈大咧咧的说这样的淫语,妈妈听得身体一抖,大声喘着气叫喊:「爽……爽死了……主人的大脚板艹得贱狗的骚嘴巴爽死了,呼~ 呼。」

  「哈哈,尤物,真是尤物。这才没多久?就变得这么骚浪贱啦?!」

  说话的是坐在郭总右边的男人,郭总刚刚开始调教妈妈的时候他凑巧碰见过一次,那时候隔着一张电脑屏幕的妈妈,连对简单的裸露、跪爬调教都生涩的紧,十分的放不开。这才不到一个月的功夫,竟然就能前后夹着两个按摩棒被用脚板艹嘴巴艹到射了。

  果真是天生淫荡。

  看了妈妈的表演,沙发上的另外三个人都坐不住了,和专爱调教的郭总一样,他们只是特别的喜欢玩弄女奴,尤其喜欢接受能力强的奴隶,眼前的妈妈显然就是上上之选。很快表演就结束了,主人们带着他们的奴隶被安排进了各自的房间。房间里东西很齐全,鞭子挂了满

  墙。

  郭总很快冲了个澡,又把塞在妈妈阴道和屁眼里的按摩棒取出来,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自己进浴室清理。

  妈妈很认真地将自己清洗了干净,然后走出了浴室。

  郭总手上拿着一根皮鞭,鞭尾由很多细散的皮质薄条构成。

  扫了一眼妈妈,郭总用鞭子指了指妈妈依然穿在身上的那款肉色内衣。
  「脱了,站过来。」

  妈妈脱下内衣,依言背靠着桌子站着。

  「今天这么听话,赏你点甜头。」

  话音刚落,鞭子就落到了左边的乳肉上。

  并不是很疼,鞭尾扎在乳肉上先是一通,之后就是丝丝麻痒。

  妈妈难耐的扭了扭身子。

  「站好了,报数。」

  「一」

  「二」

  ……

  妈妈挺着胸,左乳迎接着一下又一下的鞭打,挺立的乳丘红了一大片,乳头更是红肿的可怜。

  第三十一下鞭毫无预兆地落在赤裸的阴户上,妈妈「啊」的叫出声来。
  「坐到桌子上去,双手分开腿,把你的骚穴露出来。」

  同样又是三十鞭,妈妈的阴户被抽得红肿,阴核涨得紫红,像是要爆炸,穴口早已泥泞不堪,皮鞭都被骚水浸湿了,抽的骚逼水花飞溅。

  「你这身体真是贱呢,趴下,该是你屁眼享受的时候了。」

  郭总刚刚举着皮鞭擦着妈妈的屁眼抽了两鞭,敲门声响起了。

  「进来。」

  郭总应了一声,手上不停地给着妈妈奖励。

  妈妈此刻已经爽得神志不清了。

  进来的人跟郭总很是相熟,却是那个在郭总用大脚板艹的妈妈高潮的表演上未发一语的人。

  「你倒是来的积极。」郭总一边说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鞭鞭都擦着屁眼的褶皱落在妈妈屁股上。

  知道朋友前来的原因,郭总一改刚刚的沉默,淫词秽语张口就来:「贱货,主人抽你屁眼你什幺感觉?」

  「呜,麻,痒,主人再大力一点,狠狠地抽到贱货的骚洞上,求主人。」妈妈晃着头,沉浸在鞭打的快感里。

  「如你所愿,记得报数。」

  郭总加大了抽打的力度,真的鞭鞭不落,每一鞭都落在妈妈屁眼的褶皱中心,抽的她浪叫。

  「呜……爽……好爽……不……噢大力一点,要爽死了唔,贱货要爽死了……」

  骚浪的叫声深深地勾起了椅子上坐着的那人的情欲,来是要谈正事的,那人夹了夹腿,将欲望强忍了下去。

  眼见着差不多了,郭总用力抽打几下甩开了手中的鞭子。

  在获得了一百鞭的鞭打奖励后她又一次到了高潮,大量液体从穴内喷涌而出。
  「咳,竟然爽到潮吹了。」椅子上坐着的人赞叹一声,转过头和郭总商议着什幺。

  「这骚货才叫一个听话呢,无论我玩什么花样,她都能接受,而且还乐在其中,嘿嘿,有一次

  ,我把她双手绑在身后,揪着她的奶头在别墅里散步,从楼上到楼下,哪怕被揪的直吸冷气,她也不喊停,我走地快,她就快,我走慢,她就跟着慢下来,即使后来我用手指抠住她的阴道把她带到别墅外面,这骚货也只是略挣扎了一下,还是乖乖的叉着双腿任由我给带出来在庭院溜了几圈。「

  「知道你又要换奴隶了,这个不如让给我吧!」

  「哈哈!也罢,下周开始我让这个骚比去你公司上班,操她几个月!

  「那就多谢了!老郭,回头我们再谈谈合作的问题!」

  趴在桌上的妈妈呜咽着回味着身体上的快感,脑子早已乱成了一团浆糊,对于她来说,这种事又有什么选择的权力呢?她只是条母狗,没有选择主人的劝力,只能逆来顺收,被自己的顶头老板,自己的主人当个物品一样送走。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她感觉身上的骨头酸痛,几个难以言语的私密地方还泛着疼。妈妈认真地洗了个澡。

  左乳昨晚被狠狠地照顾过,如今还是一片红肿,很明显比右乳大了一圈,阴唇和肛门能恢复的稍微好一点,不过一条一条红肿的突起还是清晰可见。

  妈妈轻叹一口气,马上要去新公司『报道』了,不知道这个江总会不会比郭总更狠呢?这个周末都没闲下来,因为妈妈要忙着和同事暂时的交接工作,过程有些繁琐。

  第十章:面见新主人

  周一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妈妈驱车赶往新单位,要去面见新的主人。新的老总。

  江总的公司是一家名为X达的酒店,前几天刚通过四星级的评星标准,妈妈根据指引来到办公的楼层,看到总经理室,敲门之后足足十分钟以后屋里才响起一声「进」。妈妈慢慢走进屋里去,只见办公桌上坐着的就是前两天跟郭总把自己『要过来』的江总,妈妈缓缓走到办公桌前低头鞠了一躬,「江总您好……」江总低头批改着文件似乎没看见妈妈一般,过了半晌,江总才头也不抬的从桌上拿起了一支水性笔,随手扔出去,扔在了地板上,「爬过去,用嘴叼回来给我。」
  妈妈苦笑一下,这种凌辱妈妈见得多了,「是」说罢双膝弯曲,四肢着地的爬过去,俯在地板

  上叼起来水性笔,再慢慢挪动到江总桌前。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透过半透明的隔栏,江总和妈妈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来人。

  江总瞄了一眼办公桌不远处的垃圾桶,示意妈妈把笔扔进去,又等着她颤着身子迅速的爬过来缩在他办公桌下面,这才放下双腿搭在妈妈肩上,准了来人进来。

  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要讨论,来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隔着两三米远向江总介绍着。

  江总脑筋不停的转动,手却伸到了办公桌下,在来人看不到的角度,他放下双腿将妈妈紧紧地家在双腿之间,拉开裤子的拉链,把阳具送到了妈妈嘴边。
  「好好舔。」

  江总无声的向妈妈做着口型。

  她一口把江总的肉棒吞进嘴里,来回抽插,用嘴唇摩擦着,舌头也不闲着,卷来卷去舔着江总的肉棒,舌尖甚至顶进了江总的尿道。

  浑身一个激灵,江总很快的忍住,关注的重点依旧停留在沙发上的人身上,愣是没有叫他看出半点端倪。

  江总藏在办公桌下的腿轻轻蹬掉皮鞋,一脚往上一脚往下塞进了妈妈的衣服里。

  胸罩明明已经勒的紧绷绷了,江总硬是强行塞了一只脚进去,脚不偏不倚正巧陷进乳沟里,左右两边的软肉包裹着脚掌,这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

  脚趾慢慢的上移抠掐着妈妈的乳肉乳晕,还不时塞进乳环往下抽拉,妈妈身上一爽快,嘴上舔的更起劲了。

  江总的另一只脚伸进了妈妈的裤裆里,先用脚趾伸进去扣挖,浅浅的在洞口抽插,又压下脚后跟抵在妈妈阴蒂上按压,摩擦,妈妈爽的身子一颤,嘴上没了动作,差点轻叫出声。

  江总看准时机身子微倾用力一顶,顶回了妈妈即将脱口的呻吟。

  正巧这个时候来人也讲完了,抬头看向江总。

  江总头脑清醒,说话声像连环炮一样完全不用考虑,噼里啪啦一顿吩咐安排好了来人提到了问题。

  那人也是个技术控,直听得眼睛发亮,连告辞的话都没说一句就囔嘟着甩门冲了出去。

  江总的样子看起来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他抽出双脚坐直了,低头凝视妈妈的眼睛,「脱光。」

  妈妈听话的照做,衣服脱下来垫在身下,赤裸的身子依然蜷缩在办公桌下面的小空间。

  江总阳具肿胀着,坚硬无比,显然是己经快要射精了。

  妈妈毫不犹豫的把肉棒吞进嘴里,慢慢的循序渐进的做起了深喉运动。
  江总被伺候的爽快了,也不忘记赏妈妈一点甜头,一只脚屈起夹着妈妈硬如豆子的乳头玩弄,另一只脚准确的踩入妈妈双腿之间。

  那被按摩棒调教得习以为常的肉穴早就泥泞不堪了,江总的脚很容易就陷进去,发出「噗哧」「噗哧」的响声。

  江总有些忍不住,右手按住妈妈的后脑勺往下压,让自己的肉棒顶得更深,更痛快。妈妈也配合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点着头。

  肉棒顶到了喉咙深处,妈妈几次都忍不住干呕,嘴里的软肉收紧挤压着江总的肉棒,快感愈加强烈了。

  要到了!江总加快抽插的速率,脚上同时用力往进戳,精液抛洒在妈妈喉咙深处,噎得妈妈忍不住想要咳嗽。

  江总毫不客气地抽出肉棒,残留的精液甩了妈妈一脸,连地上也不免被溅到几滴。

  与此同时,江总在妈妈肉穴的脚狠狠一插,脚板陷进去多半只,脚趾扣在内壁,扫上她的敏感点,喷涌而出的淫水溅湿了脚背脚心。

  妈妈爽的背过头去,目光恍惚而无神,嘴里的精液来不及吞咽,顺着嘴角往下滴。

  从高潮中缓过劲来,妈妈不用江总吩咐,先是伸出舌头将江总的肉棒舔了个干净,然后又一点一点的清理着地上溅到的精液。

  江总的脚掌还插在妈妈肉穴里没抽出来,那肉穴正一张一合的咋吧着嘴回味着脚掌的滋味。

  10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