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支配】【作者:mario141】
【支配】【作者:mario141】
字数:36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有点不对劲。

  「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坐在我对面的惠开口了。

  「啊……没,有点走神。」

  「哦?是嘛。」她撇了下嘴角,笑的很微妙。

  不对劲。

  「我说你啊,今天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我发问。

  「嗯?怎么这么说。」

  「总觉得你突然变得很开朗啊……以前明明不怎么说话,还缩手缩脚的。」
  「是嘛,原来我给你的印象是这样的啊,阿乐」惠从画板前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低下头,端详着我的画,「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我停下了笔,抬头看着她的脸。

  在她稚气未脱的脸上,交织着兴奋、惊喜与快乐。

  那是一种孩子发现了新玩具的表情。

  我的脸一阵阵的发烫,现在的状况多少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惠正坐在课桌上,以一种魅惑的姿态舒展着双腿,而此时我上身赤裸,跪在惠的面前。

  「好好的闻一下吧,来。」惠的脸上荡漾着笑意,因为兴奋而泛红的脸颊更显得可爱。我仰视着她,看着她慢慢向前伸出的,被白色丝袜包裹的右脚。
  完美的形状。我这样想着,用双手接住那一只绝美的玉足,缓慢的把前足底贴在我的鼻子上。青春期女生的浓烈的气息。大量的女性荷尔蒙。帆布鞋里闷湿的汗味。一点点丝袜的香气。

  「感觉怎么样?……看你的表情还是蛮享受的嘛。」惠好像对我的表现很满意,穿着鞋的左脚踢了我胸口两下。

  「……嗯……很棒的味道,让我很……兴奋。」我沉醉的几乎睁不开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闻到女生脚的味道,我的身体微微的抽动,沉浸在愉悦与兴奋之中。

  惠噗嗤的笑了,「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像个小狗狗一样呢。」

  我没有看到惠的表情,只是全神贯注在眼前这只尤物上面。我大口呼吸着,像是久未吸烟的烟民。那夹杂着酸味的气息,仿佛是粉红色的烟雾,刺激着我的脑髓。惠的脚越发的贴近我的鼻子,我产生了轻微的窒息感,腹部的欲望却升腾起来,脚底传来的微微潮湿的、温暖的气息就这样直接印在我的脸上……真想就这样永远的沉醉在这只脚下。

  「好啦好啦,就到这里。」

  好像一盆冷水淋头浇下,我猛的清醒了过来。

  「哎呀,看看你陶醉的样子,我都有点嫉妒自己的脚了。」

  原来是惠把她的脚撤开了。失望的同时我有一点小小的惊讶,这种味道竟能让我如此的沉迷,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自制能力很强,没想到真正闻到女生的脚时,我竟会这样的失态。

  「我……」我想开口请求惠让我多闻一闻她的味道,一时间却大脑当机,不知道怎么表达。

  十分钟之前我们还是正常的同学关系,现在我却以这样丢人的姿态跪在她的脚下,这种落差让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们抖m,真的是很好玩啊。」她的语气十分兴奋,「真是太棒了啊,我好爱你啊,阿乐!」

  「诶?」我捉摸不清她的态度,「你是什么意思……」

  「光是闻脚的味道什么的感觉好无聊啊,你应该也不满足吧。」惠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乐,张嘴。」

  「啊?你要……呃!」我刚想提问,被惠停在空中的右脚打了一耳光。
  「我可没问你的意见啊。」惠还是那样眯着眼笑着。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慢慢的张开了嘴巴。

  「乖孩子,嘿咻。」

  自从我跪在她面前的那一刻,我已经没有反驳的权利了。我看着从惠的嘴里滑落的,颇为粘稠的唾液。看来我猜的没错,她确实是,十分兴奋。

  不过这种被支配的感觉。

  「哎呀,对这种你也很受用嘛,哈哈哈。」

  也让我,十分的兴奋。

  我张大了嘴巴,甚至伸出了舌头。

  就好像是喝下了催情药,下体的欲望疯狂的上涨起来,在我的裤子上留下了一点点水渍。这样单方面的吃别人的唾液的感觉,也还真是新奇。惠红着脸俯视我,像是看着世界上最有趣的动物。

  「好喝吗?小狗狗?嘛反正也不用问了吧。」惠踢了踢我的裆部。「接下来……来帮我把这只鞋脱了,当然……不是用手噢。」

  没有任何的不情愿,我探出头去,能闻到惠的脚的味道已经是莫大的奖励,更何况我预感到这只脚将会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

  我趴在惠的脚下,惠的右脚踩在我的肩上,我则伸长了脖子,要用嘴为她脱下左脚的帆布鞋。

  实在是,令人兴奋。

  「喂,别再偷偷闻我的脚了,快点干活啊。」惠发着笑催促我,右脚拍打着我的脸。

  相当难脱的窄口帆布鞋,虽然鞋带很快就能解开,但依靠一张嘴还是很难把这只鞋扯下来。我想了下,咬住了提鞋环,向下发力。看着一点点暴露出来的,惠的,纯白的脚后跟,感受着鞋里传来的闷热的气息,我一愣神,就那么趴在了惠脱下的鞋上。

  「哈哈哈哈哈,不是吧,你!」惠爆发出一阵笑声,「你就不能克制一下你的欲望吗,就算再喜欢我的脚……哈哈哈……」

  看来我刚才的行为真是相当滑稽,我想抬起头辩解,却被她一脚踩在了头上,口鼻都被盖在她的鞋子里。

  「这样也不错嘛,你喜欢的话,就闻个够咯。」头顶传来的声音。

  真是有够糟糕的姿势,之前的滑稽行为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更糟糕的是,这鞋里充满了惠的味道,浓郁的、热情的、潮湿的女性荷尔蒙侵略着我的神经,感觉意识都要被剥夺了,我觉得这气味流遍了我身体的每一寸,为我打上了她的记号……

  说起来,之前唾液的那一手难不成也是在打标记吗?「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这样的。感觉像是某种中二的契约,又意外的很引人发情。

  我的分身顶在地面上,很痛。

  我摇动我的腰表示抗议。

  「哎,真是难看的姿态啊。」惠叹了一口气,好像有些失望。「以后还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做这种事吧,来重新跪好。」

  自己做这种事……还真亏她讲的出来。我依旧是乖乖跪好,听候她的发落。
  又一串唾液从惠的口中落了下来,这次,是落在了她自己的左脚上。

  动作做到这里,我已经明白接下来要干什么了。不等惠做出下一步动作,我的手已经去接那只充满了另类诱惑力的美足了。

  这种感觉,是之前从未体味到的。被年纪稍小的女生支配了性欲,屈辱的跪在她的面前,喝下了她的唾液,满满地吸入了她鞋里的味道,单方面的被挑逗,被诱惑,被她洁白的丝袜脚勾走了魂魄。

  这种感觉让我脑髓发麻。

  「好好地清理一下吧。」

  惠伸直了左脚,轻点我的嘴唇,我感受着她脚部的气息,慢慢的张开了嘴。
  终于,惠的脚趾滑进我的口中,湿热的气息在我的口中散布开来,一种未尝过的酸味和咸味在我的舌头上化开,我闭着眼睛感受着惠的足部给予我的快乐,丝袜略微粗糙的质感与惠唾液的润滑交织在了一起,舌头在脚趾间的起伏中游离,我觉得自己的大脑正在一点点被快感融化,已经变得无法思考更多。

  「……对,就这样,更深地含下去。」惠用一种挑逗的语气命令我,声音回响在我的脑海里,令我愈加的兴奋。我张大了嘴巴,只想把嘴里的美味更多的包裹住。我用力的吸吮着惠的脚趾,热气蒸腾中这种微微的咸味与酸味不断的侵蚀着我的理智。

  「开心吗,我的小狗狗?」惠的声音像是从水面之上传来,我几乎听不清楚,「接下来还会更开心哦,我可是很疼爱你的。」

  嘴中的足部开始了滑动。抽出,插入,抽出,插入……我的头被带的来回摇摆。

  「哈哈,看啊,阿乐,你正在被我的脚强暴呢。」惠笑的十分开心,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表情,还真是个虐待狂呢。

  可是此时我已经没有什么思考的余裕了,感受着在口中抽插的丝袜脚,我的大脑在嗡嗡作响。这种刺激已经逐渐让我有了反胃的感觉,明明后退两步就可以逃离这样的折磨,我的身体却根本做不出这样简单的动作。我的整个神经被惠搅得一片混沌,这种闷湿的气味引导着我一步步滑向深渊。

  比我年纪小的女孩子……正在……强奸我的嘴……用她的,穿着白色丝袜的……脚……

  我本能的有些抗拒。只是……

  「啊呀,真是不像样,这样的情况下还真是有够坚挺呢。」她剩下的一只脚在我的帐篷上缓缓的摩擦。

  不得不承认我真的相当兴奋。

  「感觉寂寞吗?要我帮帮你吗?」惠的语气听不出是俏皮还是挑逗。

  我很想点头。

  我使劲的点头。

  经历了前几轮的挑逗,我蓄势待发。

  「嘻嘻,想得美。」惠大声的笑了起来,「你只要这只脚就够啦。」

  果然是在捉弄我。

  我嘴里含着的脚速度越发快了起来,抽动的我喉咙发痛。我开始流出眼泪,可是我实在无法停止兴奋。我觉得我遇到了对我而言最完美的主人,实际上我现在快乐得几乎快要升天。

  惠的右脚还是悄悄的滑在了我的裆部。

  「就第一次而言感觉还是要求太高了呢,就稍微奖励你一下。」

  我感动的落泪。不这应该是痛苦的泪水吧,我的窒息感已经十分强烈了。
  「来吧我可爱的狗狗,我们向着第一个高峰迈进!」惠的右脚开始了快速的摩擦,潮水般的快感向我袭来,使我几乎脱力。尽管她只是在那里使劲的蹭而已,这样的情景之下我却快乐的发颤。

  「……舒服吗?你可是……正在被我……强暴着哦?」双脚的快速运动显然让惠有些吃不消,她的脸颊变得愈发的红润,或许我能勉强集中一下精神,观察一下此刻她有多么可爱。

  我呜呜的吱声。她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在被强暴,强烈的快乐让我眼球上翻。
  「要去了吗?要去了吗?我的小狗狗?」惠兴奋的喊道。

  这傻瓜样的台词此时让我相当入戏。嘴里吮吸着浓郁粘稠的白色丝袜脚,下身被不讲道理地蹂躏着,在侵入脑髓的湿热气息与触电般的发麻快感中。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难看的高潮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